撒慕爾紀上

1 Samuel 31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第31章  

前編 撒慕爾小史(112

第一章

撒慕爾的父母 

  1. 從前在辣瑪有個厄弗辣因山地的族弗人,名叫厄耳卡納,是耶洛罕的兒子,──耶洛罕是厄里胡的兒子,厄里胡是托胡的兒子,托胡是厄弗辣因人族弗的兒子。──
  2. 他有兩個妻子:一個名叫亞納,一個名叫培尼納;培尼納有孩子,亞納卻沒有。
  3. 這人每年從本城上史羅去朝拜祭獻萬軍的上主 。那埵酗怢蔽漕潃茖鄐l曷弗尼和丕乃哈斯做上主的司祭。
  4. 有一天,厄耳卡納獻祭後,就把祭品給了自己的妻子培尼納和她的兒女好幾分,
  5. 只給了亞納一分;他雖喜愛亞納,無奈上主封閉了她的子宮;
  6. 就因上主封閉了亞納的子宮,她的情敵便羞辱刺激她,使她憤怒。
  7. 年年都是這樣:每次她上上主的聖殿時,總是這樣刺激亞納。──亞納傷心痛哭,不肯吃飯。
  8. 她的丈夫厄耳卡納對她說:「亞納,你為什麼哭,不肯用飯﹖為什麼傷心﹖難道我對你不比十個兒子還好嗎﹖」
  9. 在史羅吃喝完了,亞納就起來走到上主面前;那時司祭厄里正對著上主聖殿門口,坐在椅子上。
  10. 她心靈愁苦,哀求上主,不斷痛哭流淚;
  11. 且許願說:「萬軍的上主,若你垂顧你婢女的痛苦,記念我,不忘你的婢女,賜你婢女生一個男孩,我就將他一生獻於上主,一輩子不給他剃頭。」
  12. 亞納在上主面前祈禱很久,厄里曾注意到她的嘴唇;
  13. 亞納只是心內訴說,嘴唇微動,卻聽不到她的聲音,厄里卻以為她喝醉了,
  14. 就對她說:「你要醉到幾時﹖消消你身上的酒氣罷!
  15. 亞納答說:「我主! 你想錯了;我是個遭遇不幸的女人,清酒烈酒總不沾唇;我是在上主面前傾吐我的心意。
  16. 望你不要以為你的婢女是個壞人,因為我由於極度的痛苦悲傷,纔一直傾訴到現在。」
  17. 厄里回答她說:「你平安的去罷! 願以色列的天主賜給你求他的事。」
  18. 她答說:「願你撒上1 的婢女在你眼內蒙恩。」

撒慕爾誕生 

  這女人就回了旅舍,吃完飯,不再愁容滿面。

  1. 次日早,他們起來,朝拜了上主,就回了辣瑪本家。厄耳卡納認識了妻子亞納,上主也記念了她,
  2. 亞納就懷了孕,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撒慕爾,說:「因為是我向上主求得了他。」約過了一年,
  3. 她的丈夫厄耳卡納和全家上史羅去,向上主奉獻年祭,並還所許的願,
  4. 亞納卻沒有上去,因她對丈夫說:「等孩子斷了乳,我要帶他去,將他奉獻給上主,以後他永住在那堙C」
  5. 她的丈夫厄耳卡納對她說:「就照你的意思辦罷! 等他斷了乳再說;惟願上主實現你的話! 」於是他的妻子留在家堙A乳養孩子,直到斷了乳。

獻撒慕爾於上主

  1. 斷乳後,她便帶著小孩和一頭三歲的牛,一「厄法」麵和一皮囊酒,來到史羅上主的聖殿;孩子還很小。
  2. 他們祭殺了牛以後,孩子的母親來到厄里前,
  3. 對他說:「我主,請聽:我主,就如你活著那樣真實,我就是曾在你旁邊祈求上主的那個婦人,
  4. 那時我為得到這孩子祈禱,上主就賞賜了我所懇求的,
  5. 所以我現在把他獻於上主,他一生是屬於上主的。」亞納便把他留在上主那堙C

第二章

亞納的頌謝詞  

  1. 亞納祈禱說:「我從心堻葝眯韝W主,我的頭因上主而高仰;我可開口嘲笑我的敵人,因為我喜樂於你的救助。
  2. 沒有聖者,相似上主;除了你以外,沒有另一位;沒有磐石,相似我們的天主。
  3. 你們別再三說誑言,別口出豪語;上主是全知的天主,人的行為由他衡量。
  4. 壯士的弓已被折斷,衰弱者反而力量倍增。
  5. 曾享飽飫的,今傭工求食;曾受饑餓的,今無須勞役;不妊的今生了七子,多產者反而生育停頓。
  6. 上主使人死,也使人活;使人降入陰府,也將人由陰府提出;
  7. 上主使人窮,也使人富;貶抑人,也舉揚人;
  8. 上主由塵埃中提拔卑賤者,從糞土中高舉貧窮者,使他與王侯同席,承受光榮座位;大地的支柱原屬上主,支柱上奠定了世界。
  9. 他保護虔誠者的腳步,使惡人在黑暗中滅亡,因為人決不能憑己力獲勝,
  10. 那與上主敵對的必被粉碎。至高者在天主鳴雷,上主要裁判地極,賜予自己的君王能力,高舉受傅者的冠冕。」
  11. 以後厄耳卡納回了辣瑪本家。幼童卻留在厄里大司祭前,奉事上主。

厄里兒子的褻聖罪過 

  1. 厄里的兩個兒子原是無惡不做的人,不懷念上主,
  2. 也不關心司祭對人民的義務;若有人來殺牲獻祭,到煮祭肉時,司祭的僮僕便來,手持三齒叉,
  3. 插入鼎堙A鍋堙A甑堜昹i堙A凡叉上來的,司祭就拿去自用;他們常這樣對待所有到史羅來的以色列人。
  4. 甚或在焚化油脂以前,司祭的僮僕來對獻祭的人說:「把肉給司祭去烤罷! 他不向你要熟肉,他要生肉。」
  5. 如果人答應說:「先得將油脂焚化,然後你可隨意拿去。」他必答說:「不,應立刻給我;不然,我就來搶。」
  6. 這兩個少年人在上主前犯的罪極重,因為輕視了獻於上主的祭品。

撒慕爾的母親 

  1. 撒慕爾幼童穿著細麻的「厄弗得,」在上主面前供職。
  2. 他的母親每年給他做一件小外氅,當她同丈夫上來獻年祭時,就給他帶來。
  3. 厄里祝福厄耳卡納和他的妻子說:「願上主由這婦人再賞你一個兒子,代替獻給上主的這一個! 」然後他們就回了本鄉。
  4. 主看顧了亞納她懷孕生了三男二女。撒慕爾幼童在上主前漸漸長大。

厄里勸戒二子 

  1. 厄里已經很老。他聽說他的兩個兒子對眾以色列人所做的一切,和他們與社會幕門旁服役的婦女同睡的事,
  2. 就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作出像我由眾百姓那媗巨茠熙o些壞事﹖
  3. 我兒,不要這樣! 我所聽見的風聲實在不好,你們竟使百姓遠離了上主!
  4. 若得罪人,尚有天主審斷;人若得罪上主,有誰為他求情呢﹖」但是他們仍不聽父親的話,因為上主有意使他們喪亡。
  5. 撒慕爾幼童漸漸長大,為上主和人所喜愛。

預言厄里惡運 

  1. 有一位天主的人來到厄里面前對他說:「上主這樣:當你祖先的家人還在埃及法郎家中當奴隸時,我不是再三顯現給他們嗎﹖
  2. 我不是從以色列眾支派中,特選了他們作我的司祭,上我的祭壇焚香獻祭,穿「厄弗得」到我面前來,並將以色列子民的火祭祭品全賜給了你的父家嗎﹖
  3. 那麼,你為什麼還要嫉視我所規定的犧牲和素祭呢﹖竟重視你的兒子在我以上,用我的人民以色列所獻的最好的一份,養肥了他們﹖
  4. 因此,請聽上主以色列天主的斷語:我曾許下,你的家和你的父家要在我面前永遠往來,但是現在,──上主的斷語──決不能如此! 只有那光榮我的,我纔光榮他;那輕視我的,必受輕視。
  5. 時日快到了,那時我要砍下你的臂膊和你父家的臂膊,使你家埵A沒有權威的長者。
  6. 以後,你要嫉視我賜與以色列人的一切幸福,可是在你家堨瓣ㄦ|再有權威的長者;
  7. 我也不願將你的人由我的祭壇上盡行消滅,致使你的眼目昏花,心神憂傷;但你家中大多數的人要死在人家的刀下。
  8. 你的兩個兒子曷弗尼和丕乃哈斯所要遭遇的,為你就是個先兆:他們兩人要在同一天死掉。
  9. 我要為我興起一位忠信的司祭,他要照我的心意行事,我要給他建立一個堅固的家庭,他一生要在我的受傅者前往來。
  10. 那時,凡你家中所存留的人,必要叩拜他,為得到一點錢或一片餅說:求你容我參與任何一種司祭職務,使我可以糊口。」

第三章

撒慕爾蒙啟示 

  1. 小撒慕爾在厄里面前服事上主;那時,上主的話少有,異象也罕見。
  2. 有一天,厄里睡在自己的房堙A他的眼睛漸漸昏花,已看不清了,
  3. 天主的燈尚熄滅,撒慕爾睡在安放天主約櫃的上主的殿內。
  4. 那時,上主召叫說:「撒慕爾! 撒慕爾! 」他回答說:「我在這!
  5. 他就跑到厄里前說道:「你叫了我,我在這堙C」厄里說:「我沒有叫你,回去睡罷! 」他就回去睡了。
  6. 上主又叫撒慕爾;撒慕爾起來,走到厄里那婸★D:「你叫了我,我在這堙C」厄里對他說:「我兒,我沒有叫你,回去睡罷!
  7. 撒慕爾不知道是上主,因為上主的話尚未啟示給他。
  8. 上主第三次又叫了撒慕爾;他起來,又走到厄里那婸★D:「你叫了我,我在這堙C」厄里於是明白,是上主叫了幼童,
  9. 便對撒慕爾說:「去睡罷! 假使有人再叫你,你就回答說:請上主發言,你的僕人在此靜聽。」撒慕爾就回去,仍睡在原處。
  10. 上主走近,像前幾次一樣召叫說:「撒慕爾,撒慕爾! 」撒慕爾便回答說:「請上主發言! 你的僕人在此靜聽。」
  11. 上主遂對撒慕爾說:「看! 我要在以色列行一件事,凡聽見的人,他的兩耳必要嗡嗡作響。
  12. 到那一天,我必對厄里從頭到尾實踐我論他的家族所說的一切。
  13. 你傳報給他:我要處罰他的家族直到永遠,因為他原知道他的兩個兒子凌辱了天主,卻未責斥他們。
  14. 因此,我對厄里的家族起誓:無論犧牲或供物,永不能抹去厄里一家的罪過。

撒慕爾被立為先知 

  1. 撒慕爾睡到早晨起來,開了上主聖殿的門;但害怕告訴厄里他所見的異象。
  2. 厄里卻對撒慕爾說:「撒慕爾,我兒! 」他回答說:「我在這堙C」
  3. 厄里問說:「上主給你說了什麼話,請不要隱瞞我! 你若把上主給你說的話,給我隱瞞了一句,願天主加倍懲罰你。」
  4. 撒慕爾便把那些話全告訴了他,一句也沒有隱瞞。厄里說:「他是上主,他看著怎麼好,就怎樣行罷!
  5. 撒慕爾漸漸長大;上主與他同在,使他說的一切話,沒有一句落空。
  6. 於是全以色列從丹直到貝爾舍巴,都知道撒慕爾被立為上主的先知。
  7. 自從上主在史羅對撒慕爾顯現後,繼續在史羅顯現於他。

第四章

以色列人慘敗、約櫃被奪 

  1. 撒慕爾的話傳遍了全以色列。當時厄里已很老了,他的兩個兒子的品行在上主面前,比以前更壞了。那時,培肋舍特人集合起來攻打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便出來還擊他們,在厄本厄則爾旁紮了營,當時培肋舍特人已在阿費克紮了營。
  2. 培肋舍特人就擺列陣勢攻打以色列人,戰鬥十分激烈;以色列人為培肋舍特打敗,在平原陣地上被擊斃的約有四千人。
  3. 軍隊回營後,以色列的長老說:「為什麼上主今天讓我們被培肋舍特人打敗﹖我們應從史羅把上主的約櫃抬來,讓約櫃來到我們中間,拯救我們擺脫敵人的壓迫。」
  4. 於是軍隊就派人到史羅去,從那塈漰予颻移|賓上的萬軍之上主的約櫃抬來;厄里的兩個兒子曷弗尼和丕乃哈斯也跟天主的約櫃來了。
  5. 當上主的約櫃來到營內的時候,全以色列民就大聲歡呼,大地也震動了。
  6. 培肋舍特人一聽見這樣的呼聲,就說:「希伯來人在營中為什麼這樣大聲歡呼﹖」後來纔知道,是上主的約櫃來到了他們的營中。
  7. 培肋舍特人大為震驚,遂說:「希伯來人的神來到了他們的營中! 」繼而喊說:「我們有禍了! 至今從未有過這樣的事!
  8. 我們有禍了! 誰能從這大能的神手中救出我們呢﹖用各樣災禍在曠野中打擊了埃及人的,就是這個神啊!
  9. 培肋舍特人哪﹖你們應加強,要英勇,免得你們做希伯來人的奴才,像他們做過你們的奴才一樣。你們要英勇,奮鬥作戰!
  10. 培肋舍特人就開始進攻,以色列人中陣亡的步兵有三萬;
  11. 天主的約櫃也被劫了去,厄里的兩個兒子曷弗尼和丕乃哈斯也同時陣亡了。

厄里與丕乃哈斯的妻子猝死 

  1. 有個本雅明人從陣地逃出,當天來到了史羅,衣服已撕破,頭上滿是灰塵。
  2. 他來到時,見厄里在門旁坐在椅子上,向大道觀望,因為他為天主的約櫃很是放心不下。那人一來到,就在城內佈開這凶信,全城因此哀號起來;
  3. 厄里一聽見哀號聲,就問說:「這樣喧嚷,是什麼事﹖」那人就趕快前來報告給厄里,──
  4. 那時厄里已是九十八歲的人,眼睛雖然瞪著,卻什麼也看不見。──
  5. 對厄里說:「我是從營中來的,今天剛從戰場上逃回來的。」厄里問說:「我兒,事情怎樣﹖」
  6. 報信的答說:「以色列人在培肋舍特人面前大敗,人民傷亡極大,你的兩個兒子也死了,天主的約櫃也被劫去了。」
  7. 他一提到天主的約櫃,厄里就從椅子上往後一仰,跌在門檻上,跌斷了頸項,死了,因為他已年老,且又肥胖。──他四十年之久做了以色列人的民長。
  8. 他的兒媳,丕乃哈斯的妻子,已經懷孕,快要臨盆;一聽說天主的約櫃被劫去,他的公公和丈夫已死的消息,突然感到陣痛,就彎下身去生產了。
  9. 她臨死時,侍立在旁的婦女向她說:「不必害怕,你生了一個兒子! 」她沒有答應,也沒有留意,
  10. 只給孩子取名叫依加波得,說:「光榮已遠離了以色列。」這是指天主的約櫃,她的公公和丈夫都已被劫去,
  11. 所以她說:「光榮已遠離了以色列,」因為天主的約櫃已被劫去。

第五章

約櫃加害培肋舍特人 

  1. 培肋舍特人劫走了天主的約櫃,從厄本厄則爾運到阿市多得,
  2. 把天主的約櫃抬到達貢廟內,放在達貢近旁。
  3. 第二天清早,阿市多得人起來,見達貢傾倒了,在上主的約櫃面前,俯伏在地;他們把達貢豎起安置在原處。
  4. 但第二天清早人們起來,見達貢又傾倒了,仍在上主的約櫃面前,俯伏在地,達貢的頭和雙手都斷在門檻上,只留下了他的魚身。──
  5. 因此,達貢的司祭和進達貢廟的人,都不敢踏阿市多得的廟的門檻,直到今天。
  6. 上主的手重重地壓制了阿市多得人,威嚇他們,使阿市多得和附近的人都生了毒瘡。
  7. 阿市多得人一見這樣,就說:「別讓以色列天主的約櫃留在我們這堙A因他的手重重地壓制了我們的神達貢。」
  8. 遂打發人召集了培肋舍特人所有的酋長來到他們那堙A向他們說:「對以色列天主的約櫃我們該怎麼辦﹖」他們就回答說:「把以色列天主的約櫃送到加特去! 」他們遂把以色列天主的約櫃送到加特去了。
  9. 他們把約櫃送去以後,上主的手又壓制那座城,使他們發生了很大的恐慌,因為上主打擊了城中的人,無論老幼,都患了毒瘡。
  10. 於是加特人又把天主的約櫃送到厄刻龍;天主的約櫃一到了厄刻龍,厄刻龍人就喊說:「人把以色列天主的約櫃送到我們這堙A是為殺害我們和我們的百姓!
  11. 遂立刻派人召集培肋舍特所有的酋長來,向他們說,「你們把以色列天主的約櫃送走,送回原處,免得殺害我們和我們的百姓。」因為全城的人死的太多了,天主的手重重地壓制了那地方。
  12. 凡沒有死的人,都患了毒瘡,因此城中哀號之聲,上達於天。

第六章

約櫃運往貝特舍默士 

  1. 上主的約櫃在培肋舍特地方七個月之久。
  2. 培肋舍特人召集司祭和占卜者說:「我們對上主的約櫃該作什麼﹖請告訴我們,用什麼方法可將它送回原處﹖」
  3. 他們回答說:「你們若將以色列天主的約櫃送回,不可空空的將它送回,必須奉上贖罪的禮品:這樣你們纔能痊癒,也會明瞭他的手為什麼沒有離開你們。」
  4. 他們問說:「我們應奉上什麼贖罪的禮品﹖」他們回答說:「按照培肋舍特酋長的數目,奉上五個金毒瘡像和五個金鼠像,因為你們所有的人和你們的酋長,都遭遇同樣的災禍。
  5. 所以你們應製造你們患的毒瘡像,和損壞你們地方的老鼠的像,應歸光榮於以色列的天主:這樣或許他會對你們,對你們的神和你們的地方放鬆他的手。
  6. 你們為什麼像埃及人和法郎一樣心硬呢﹖不是上主玩弄了他們以後,埃及人纔放走了他們嗎﹖
  7. 現今,趕快製造一輛新車,牽出兩頭正在哺乳,還沒有負過軛的母牛來,套上這輛新車,把小牛牽回棚堨h;
  8. 然後把上主的約櫃裝在車上,把那奉上作為贖罪禮品的金器,都盛在一匣子內,放在約櫃旁邊,然後讓它去。
  9. 但你們應留神:若是約櫃取道往自己的地方去,即往貝特舍默士去,那麼,這大災難,即是上主加給我們的;若不然,我們就知道,不是他的手打擊了我們,而我們所遭遇的是出於偶然。」
  10. 人們就這樣作了;牽出兩頭正在哺乳的母牛來,套上那輛新車,將牛犢關在棚堙A
  11. 把上主的約櫃,以及裝有金老鼠和毒瘡像的匣子,都放在車上。
  12. 那對母牛直直奔向貝特舍默士的路上走去,一邊走,一邊叫,不偏左也不偏右;培肋舍特的酋長跟在後面,一直到了貝特舍默士的邊境。
  13. 那時,貝特舍默士人正在谷中收割麥子,舉目一看,見是上主的約櫃,就前去歡迎。
  14. 車來到貝特舍默士人約叔亞的莊田,就在那堸惘矰F。那埵酗@塊大石頭,人就將車輛的木頭劈開,把母牛祭獻給上主作全燔祭。
  15. 肋未人先把上主的約櫃和旁邊盛有金器的匣子搬下來,放在那塊大石上。貝特舍默士人當天給上主獻了全燔祭,宰殺了許多犧牲。
  16. 培肋舍特的五位酋長見事已成,當天就回了厄刻龍。
  17. 以下是培肋舍特人奉獻給上主作為贖罪禮品的金毒瘡像:阿市多得一個,迦薩一個,阿市刻隆一個,加特一個,厄刻龍一個。
  18. 金老鼠也是依照培肋舍特五酋長的城市數目,包括有垣椌澈陞咿M所有的村落。那曾安放過上主約櫃的大石,直到今日還在貝特舍默士人約叔亞的田內,作為見證。

約櫃在克黎雅特耶阿陵 

  1. 當貝特舍默士人看見上主的約櫃時,耶苛尼雅的子孫沒有與他們一起表示歡樂,所以上主擊殺了他們中七十人。百姓就難受,因為上主這樣嚴厲打擊了百姓。
  2. 於是貝特舍默士人說:「在這神聖的天主上主面前,誰還能站得住﹖從我們這塈漭旭e到誰那堨h呢﹖」
  3. 他們遂派使者到克黎雅特耶阿陵的居民那堙A對他們說:「培肋舍特人送回了上主的約櫃,你們下來,將它抬上去,放在你們那堙C」

第七章

以民棄邪歸正 

  1. 克黎雅特耶阿陵人遂下來,將上主的約櫃抬上去,送到住在丘嶺上的阿彼納達布家堙A並且祝聖他的兒子厄肋阿匝爾,看守上主的約櫃。
  2. 自從約櫃停放在克黎雅特耶阿陵的那天起,過了很長的時間,大約二十年之久,以色列全家又歸向上主。
  3. 那時撒慕爾對以色列全家說:「如果你們全心歸向上主,就該將外邦的神由你們中間剷除,一心歸向上主,惟獨事奉上主,他必由培肋舍特人手中解救你們。」
  4. 以色列子民遂剷除了巴耳和阿市托勒特,唯獨事奉上主。
  5. 於是撒慕爾說:「你們把全以色列聚集在米茲帕,我要為你們懇求上主。」
  6. 他們便集在米茲帕,汲了水來,倒在上主面前,並且在那一天禁食說:「我們犯了罪,得罪了上主! 」從此撒慕爾在米茲帕治理以色列子民。

擊敗培肋舍特人 

  1. 培肋舍特人一聽說以色列子民聚集在米茲帕,培肋舍特的酋長就上來攻打以色列,以色列子民聽說培肋舍特人前來,大為震驚,
  2. 對撒慕爾說:「你不要停止為我們哀求上主,我們的天主,好叫他救我們脫離培肋舍特人的威脅。」
  3. 撒慕爾遂拿了一隻還在吃奶的羔羊獻給上主,作全燔祭,為以色列呼籲上主,上主應允了他。
  4. 當撒慕爾正在奉獻全燔祭時,培肋舍特人前來,要與以色列交戰;但上主在那一天使雷聲向著培肋舍特人大作,恐嚇他們,他們就在以色列面前潰退了。
  5. 以色列人遂從米茲帕出來追擊培肋舍特人,擊殺他們直到貝特加爾下邊。
  6. 以後,撒慕爾取了一塊石頭,豎立在米茲帕與耶撒納中間,給那石起名叫厄本厄則爾,說:「直到這時上主救助了我們。」
  7. 培肋舍特人受了這次挫折以後,不敢再來侵犯以色列的邊境;撒慕爾活著時,上主的手常壓制了培肋舍特人。
  8. 培肋舍特人由以色列奪去的城市,自厄刻龍直到加特,都歸還了以色列人;以色列人由培肋舍特人手中收復了自己的領土;在那時以色列和阿摩黎人之間平安無事。

撒慕爾執行民長職 

  1. 撒慕爾一生做了以色列的民長。
  2. 他每年去視察貝特耳、基耳加耳和米茲帕,在這些地方治理以色列人。
  3. 以後他回到辣瑪,因為他的家在那堙A他也在那堛v理以色列人,並在那媯馱W主建了一座祭壇。

第八章

立君王的要求 

  1. 撒慕爾年老的時候,立了他的兩個兒子作以色列的民長。
  2. 長子名叫約厄耳,次子名叫阿彼雅,同在貝爾舍巴作民長。
  3. 但是他這兩個兒子不走他所走的路,卻貪圖厚利,接受賄賂,歪曲正理。
  4. 以色列眾長老便聯合起來,往辣瑪去見撒慕爾,
  5. 對他說:「看,你已經老了,你的兒子們不走你所走的路。如今請你給我們立一位君王治理我們,如同各國一樣。」
  6. 撒慕爾聽到他們要求說:「請給我們立一位君王治理我們,」大為不悅,便去祈求上主。
  7. 上主對撒慕爾說:「凡民眾向你所說的話,你都要聽從,因為他們不是拋棄你,而是拋棄我作他們的君王。
  8. 自從我領他們出離埃及直到今日,凡他們做的,無非是拋棄我而事奉別的神;他們現在也這樣來對待你。
  9. 好罷! 你就聽從他們的要求,但必須清楚警告他們,要他們明瞭那統治他們的君王所享有的權利。」

君王的權利 

  1. 撒慕爾把上主的一切話,轉告給那向他要求君王的人民,
  2. 說:「那要統治你們的君王所享有的權利是:他要徵用你們的兒子,去充當車夫馬夫,在他的車前奔走:
  3. 委派他們做千夫長、百夫長、五十夫長;令他們耕種他的田地,收割他的莊稼,替他製造作戰的武器和戰車的用具;
  4. 要徵用你們的女兒為他配製香料,烹調食物;
  5. 要拿你們最好的莊田、葡萄園和橄欖林,賜給他的臣僕;
  6. 徵收你們莊田和葡萄園出產的十分之一,賜給他的宦官和臣僕;
  7. 使用你們的僕婢和你們最好的牛驢,替他作工;
  8. 徵收你們的羊群十分之一;至於你們自己,還應作他的奴隸。
  9. 到那一天,你們必要因你們所選的君王發出哀號;但那一天,上主也不理你們了。」

人民堅持所求 

  1. 但是,人民不願聽從撒慕爾的話卻對他說:「不! 我們非要一位君王管理我們不可。
  2. 我們也要像一般異民一樣,有我們的君王來治理我們,率領我們出征作戰。」
  3. 撒慕爾聽見百姓所說的這一切話,就轉告給上主聽。
  4. 上主對撒慕爾說:「你聽從他們的話,給他們一位君王罷! 」撒慕爾就吩咐以色列人說:「你們各自暫回本城去。」

第九章

撒烏耳尋驢遇撒慕爾 

  1. 本雅明支派有個人名叫克士,他是阿彼耳的兒子,阿彼耳是責洛爾的兒子,責洛爾是貝苛辣特的兒子,貝苛辣特是阿非亞的兒子;這本雅明人是個英勇的戰士。
  2. 他有個兒子名叫撒烏耳,魁梧英俊,在以色列人中沒有比他更俊美的,比所有的人高出一肩。
  3. 撒烏耳的父親克士有幾匹母驢,走迷了路,克士遂對兒子撒烏耳說:「你帶一個僕人,起身去尋找那些驢。」
  4. 他們走過了厄弗辣因山地和沙里地方,卻沒有找著;又過了沙阿林地方,也沒有找到;最後經過耶米尼地方,也不見蹤影。
  5. 當他們來到族弗地方時,撒烏耳對跟隨自己的僕人說:「我們回去罷! 免得我父親不掛念驢,反而掛慮我們。」
  6. 僕人回答他說:「請看,這城埵酗@位天主的人,很受敬重;凡他說的,必定應驗;現在我們往那堨h,或許他會告訴我們應走的路。」
  7. 撒烏耳回答僕人說:「好! 我們可以去,但是給那人送什麼呢﹖我們袋堛滌捍酗w經用盡,沒有禮物可送給天主的人了。我們還有什麼呢﹖」
  8. 僕人回答撒烏耳說:「看,我手媮晹野|分之一「協刻耳」銀子,
  9. 你可把它送給天主的人,請他把我們當走的路告訴我們。」
  10. 撒烏耳對他的僕人說:「你說的對,來,我們去罷! 」他們就往天主的人所住的城堨h了。
  11. 當他們上那城的山坡時,遇見一些少女出來打水,就問她們說:「先見者在這媔隉S」──9.過去在以色列,如果有人去求問天主,常說:「來,我們到先見者那堨h! 」現今所稱的「先知,」就是從前稱的「先見者。」──
  12. 她們回答說:「是。看,先見者就在你們前面,剛剛進了城,因為今天百姓要在高丘上舉行祭獻。
  13. 你們進了城,在他上到高丘進食以前,一定會遇見他,因為人民在他來以前,不先吃什麼,因他要祝福犧牲,然後賓客纔進食。你們現在上去,立刻會遇見他。」
  14. 他們於是上到那城,剛進城門,看,撒慕爾就朝著他們出來,要上高丘去。

撒慕爾優待撒烏耳 

  1. 在撒烏耳來的前一日,上主曾啟示給撒慕爾說:「
  2. 明日大約這時,我打發一個本雅明地方的人到你這堥荂A你要給他傅油,立他當我民以色列的首領,他要從培肋舍特人手中拯救我的百姓,因我已看到我百姓的痛苦,他們的哀號已上達於我。」
  3. 撒慕爾一看見撒烏耳,上主就提醒他說:「看,這就是我曾對你提及的那人,他要統治我的百姓。」
  4. 撒烏耳走到撒慕爾跟前,在城門洞中問他說:「請你告訴我,先見者的家在那堙S」
  5. 撒慕爾回答撒烏耳說:「我就是先見者;請你在我以前上高丘去;你們今天要同我一起吃飯,明天早晨我打發你去,你心中所懷念的事,我會全告訴你。
  6. 至於三天以前你所失的母驢,不必擔心,都已找著了。此外,以色列所有的至寶是誰的呢﹖豈不是你和你父親全家的嗎!
  7. 撒烏耳回答說:「我豈不是一個本雅明人,屬於以色列最小的一支派嗎﹖我的家族在本雅明家族中,不也是最小的嗎﹖你怎能向我說出這樣的話﹖」
  8. 以後撒慕爾將撒烏耳和他的僕人領到餐廳內,叫他們坐在賓客的首位上,賓客約有三十人。
  9. 撒慕爾對廚師說:「將我交給你的那份,即對你說:暫且留下的那一份,給我拿來。」
  10. 廚師遂把後腿和肥尾端上來,放在撒烏耳面前。撒慕爾對他說:「看,擺在你面前的,是預先特意保留的一份,請吃罷! 因為特意為你保留下的,叫你好同賓客一起吃。」撒烏耳那天就同撒慕爾一起吃了飯。
  11. 他們從高丘下到城堙A有人在露台上給撒烏耳舖好了臥榻,
  12. 撒烏耳就睡在那堙C天一亮,撒慕爾就叫醒在露台上的撒烏耳,對他說:「起來,讓我送你走。」撒烏耳起來,他們二人,即他和撒慕爾,就往城外走;
  13. 當他們下到城邊時,撒慕爾對撒烏耳說:「你吩咐僕人,叫他在我們前面先走,你暫且停留一會,我要把天主話告訴你。」

第十章

傅油與預兆 

  1. 撒慕爾拿出油具,把油倒在他頭上,口吻他說:「不是上主給你傅油,立你作他百姓以色列的首領嗎﹖是你要統治上主的百姓,從四周的仇人手中解救百姓。這是上主給你傅油立你為自己產業首領的先兆:
  2. 今天你離開我以後,在本雅明邊境辣黑耳的墓旁,正午你會遇見兩個人,他們要對你說:你去找的那些母驢,已找到了。為母驢的事,你父親早已忘懷,現在他卻為你們著急說:為我的兒子我該怎麼辦﹖
  3. 你從那埵A往前走,來到德波辣的橡樹旁時,要遇見三個上貝特耳去敬禮天主的人:一人牽著三隻小山羊,一人拿著三張餅,一人帶著一皮囊酒。
  4. 他們要向你請安,給你兩張餅,你要從他們手中接過來。
  5. 此後,你要往天主的基貝亞去,──在那媥n有培肋舍特人的官吏,──你一進城,就會遇見一群正從高丘下來的先知,在他們前面有彈弦的、有打鼓的、有吹笛的、有彈琴的、他們正在出神說妙語。
  6. 這時,上主的神會突然降在你身上,你也要同他們一起出神說妙語;你要變成另一個人。
  7. 當你遇見這些現象時,你應見機行事,因為天主必與你同在。
  8. 你要在我以先下到基耳加去;我要下到你那堨h奉獻全燔祭,宰殺和平祭犧牲。你要等候七天,直到我到了你那堙A告訴你當作的事。」

撒烏耳受先知靈感 

  1. 當他轉身離開撒慕爾時,天主就改變了他的心,那一切先兆在當天都實現了。
  2. 他從那堥茖麆簳岳時,果然有一群先知迎面而來,天主的神突然降在他身上,他就在他們中間出神說起妙語來。
  3. 凡先前認識他的人,見他同先知們一起出神說妙語,就彼此說:「克士的兒子遭遇了什麼事﹖怎麼,連撒烏耳也列在先知之中﹖」
  4. 他們中有人回答說:「他們的父親是誰﹖」因此有一句俗話說:「怎麼,連撒烏耳也列在先知中嗎﹖」
  5. 他說完妙語後,就回了家。
  6. 撒烏耳的一個叔父問他和他的僕人說:「你們往那堨h了﹖」撒烏耳回答說:「找母驢去了;我們看沒找著,就到了撒慕爾那堙C」
  7. 撒烏耳的叔父向他說:「請你告訴我,撒慕爾給你說了些什麼﹖」
  8. 撒烏耳回答他叔父說:「他告訴我們,母驢的確已經找到了。」但撒慕爾所說有關立君王的話,撒烏耳卻沒有告訴他。

撒烏耳被選為王 

  1. 撒慕爾召集人民來到米茲帕上主面前。
  2. 對以色列子民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這樣說:是我領以色列出離了埃及,從埃及人和一切壓迫你們的國家中拯救了你們。
  3. 然而今天你們拋棄了你們的天主,雖然他從你們一切災難和壓迫中解救了你們,你們卻說:不,你該給我們立一位君王! 現今你們要按照你們的支派和家族到上主面前來。」
  4. 撒慕爾就叫以色列眾支派上前來,本雅明支派中了籤;
  5. 他叫本雅明支派按照家族上前來,瑪特黎家族中了籤;他叫瑪特黎家族各個男子上前來,克士的兒子撒烏耳中了籤,大家便尋找他,卻沒有找著。
  6. 他們再求問上主說:「這人到這堥茪F沒有﹖」上主回答說:「看,他隱藏在行李中。」
  7. 人們就趕快去將他從那婼苭X來,他站在百姓當中,高出眾人一肩。
  8. 撒慕爾就向民眾說:「你們看了上主所揀選的嗎﹖在全人民中,沒有一人可與他相比。」眾百姓就歡呼說:「君王萬歲!
  9. 撒慕爾向民眾說明了君王的權利,並寫在書卷上,放在上主面前。然後撒慕爾打發民眾各自回了家。
  10. 撒烏耳也回基貝亞本家去了;有些為天主所感動的勇士也跟他去了, 27.但有些無賴漢卻說:「這人怎能拯救我們﹖」就看不起他,也未給他送禮。

第十一章

撒烏耳得勝阿孟人 

  1. 大約過了一個月,阿孟人納哈士上來圍困基肋阿得的雅貝士,雅貝士所有的居民對納哈士說:「你與我們立約,我們就服事你。」
  2. 阿孟人納哈士回答他們說:「在這條件下,我纔與你們立約:就是剜出你們各人的右眼,我要藉此羞辱全以色列。」
  3. 雅貝士的長老回答他說:「請讓我們休戰七天,我們派人到以色列全境去,如果沒有人來救我們,我們就向你投降。
  4. 使者到了撒烏耳的基貝亞,就把這事講給民眾聽,民眾遂放聲大哭。
  5. 那時撒烏耳正跟著牛從田間回來,便問說:「民眾有什麼事,如此號淘大哭﹖」人們就把雅貝士人的話講給他聽。
  6. 撒烏耳一聽說這些話,上主的神便降在他身上,遂勃然大怒,
  7. 立即牽了一對牛來,剖分成塊,託使者分送到以色列全境說:「凡不隨從撒烏耳如撒慕爾出征的,也必這樣對待他的牛! 」上主的驚嚇降在民眾身上,因而他們好像一個人一齊出征。
  8. 撒烏耳在貝則克檢閱了他們;以色列人共三十萬,猶大人三萬。
  9. 撒烏耳對來的使者說:「你們這樣對基肋阿得的雅貝士人說:明天太陽正熱時,救援就必達到你們那堙C」使者便回去,向雅貝士人報告,他們都很喜歡。
  10. 雅貝士人遂對阿孟人說:「明天我們向你們投降,你們看著怎樣好,就怎樣對待我們罷!
  11. 第二天撒烏耳把民眾分作三隊,在黎明以前衝入了阿孟人營中,擊殺他們一直到日中最熱的時候;剩下的人都逃散了,以至沒有兩人在一起。

撒烏耳登極為王 

  1. 民眾於是對撒慕爾說:「誰曾說過:撒烏耳豈能作我們的君王﹖把這些人交出來,讓我們處死他們!
  2. 撒烏耳回答說:「今天不可處死任何人,因為今天上主在以色列中施行了救恩。」
  3. 撒慕爾以後對民眾說:「來,我們到基耳加耳去,在那堶奐s建立王國。」
  4. 民眾便都去了基耳加耳,在那堜韝W主面前立撒烏耳為王,並給上主奉獻了和平祭;撒烏耳同全體以色列人舉行了盛大的盛會。

第十二章

撒慕爾告別的訓話 

  1. 撒慕爾對全以色列人說:「看,我全聽從了你們向我所說的話,立了一位君王管理你們。
  2. 從此以後,有君王領導你們。至於我,我已老了,頭髮也白了;不過我的兒子還同你們在一起。我從小直到今天,常在你們面往來。
  3. 看,我在這堙A請你們在上主面前,在他受傅者面前答覆我:我奪過誰的牛,或奪過誰的驢﹖我壓迫過誰,或虐待過誰﹖從誰手堭筐過掩人耳目的賄賂﹖若有,我必歸還你們。」
  4. 他們答說:「你總沒有壓迫或虐待過我們,也沒有從任何人手堭筐過什麼。」
  5. 他又對他們說:「上主給你們作證,受傅者今日也作證:你們在我手中沒有找出什麼。」他們答說:「可以作證。」
  6. 撒慕爾又對百姓說:「作見證的,是興起梅瑟和亞郎,並領你們祖先從埃及地上來的上主。
  7. 現今你們要前來,我要在上主面前使你們認清,上主向你們和你們祖先所施行的一切恩惠:
  8. 當雅各伯和他的兒子來到埃及時,埃及人壓迫他們,你們的祖先就向上主哀號,上主遂派遺梅瑟和亞郎領你們的祖先離開了埃及,使他們住在這個地方。
  9. 但他們忘卻了上主他們的天主,他就將他們交在哈祚爾的元帥息色辣手中、培肋舍特人手中和摩阿布王手中,使這些人攻打他們。
  10. 他們就呼求上主說:我們犯了罪,離棄了上主,事奉了巴耳和阿市托勒特諸神;如今求你救我們脫離我們敵人的手,我們願事奉你。
  11. 上主就派耶魯巴耳、巴辣克、依弗大和三松,從你們四圍敵人的手中拯救了你們,你們纔得安居。
  12. 當你們看見阿孟子民的君王納哈王來攻打你們時,曾對我說:不,我們要有一位君王來管理我們,──雖然上主你們的天主原是你們的君王。
  13. 現今,看,你們所揀選,所要求的君王;看,上主立了一位君王管理你們。
  14. 若是你們敬畏上主,事奉上主,聽從他的話,不背叛上主的命令;若是你們和管理你們的君王,隨從上主你們的天主,便可生存。
  15. 倘若你們不聽從上主的話,背叛上主的命令,上主的手必要與你們和你們的君王作對。
  16. 現今你們前來,看上主在你們眼前要作的這偉大的奇事。
  17. 現今不是收割麥子的季節嗎﹖但是我要呼求上主打雷下雨,使你們明白,也看出:你們要求一位君王,是行了上主眼中多麼可惡的事。」
  18. 撒慕爾呼籲了上主,上主就在那天打雷下雨;全民眾對上主和撒慕爾很是害怕,
  19. 都對撒慕爾說:「你為你的僕人們轉求上主你的天主,別使我們死了,因為在我們一切罪惡之上,又加了一個為我們要求君王的罪過。」
  20. 撒慕爾對民眾說:「你們不必害怕;你們固然犯了這一切罪過,但決不要遠離上主,反而要全心事奉上主。
  21. 你們不要追求不能援助,也不能施救的虛無邪神,因為他們只是「虛無」而已。
  22. 上主為了自己的大名,決不拋棄自己的百姓,因為上主喜歡你們作他的百姓。
  23. 我也決不願得罪上主,停止為你們祈禱,或停止教訓你們行善道,走正路。
  24. 你們只該敬畏上主,全心忠誠事奉上主,因為你們看見了,他為你們作的,是何等偉大的事。
  25. 假使你們仍固執於惡,你們和你們的君王都必要喪亡。」

 

中編 撒烏耳君王史(撒上13-撒下1

第十三章

以色列叛變攻打肋舍特 

  1. 撒烏耳三十歲登極,作以色列王四十年。
  2. 撒烏耳從以色列人中挑選了三千人:兩千在米革瑪斯和貝特耳山地與撒烏耳在一起;一千在本雅明的革巴隨著約納堂;剩下的人,撒烏耳遺散他們各回本帳幕。
  3. 約納堂擊殺了駐紮在基貝亞的培肋舍特人的官吏,培肋舍特人遂知道希伯人已經叛變。撒烏耳在全國吹了警號,
  4. 全以色列人都聽說:撒烏耳擊殺了培肋舍特人的一個官吏,所以以色列為培肋舍特人所仇恨;於是人民便跟隨撒烏耳聚集在基耳加耳。
  5. 培肋舍特人已調齊來攻打以色列人;他們有戰車三千,騎兵六千,民兵多得如同海邊的沙,都上來在貝特阿文東方的米革瑪斯紮了營。
  6. 以色列人一見大難臨頭,敵人壓境,就有人藏在山洞堙A土窟內,岩石下,地窖內和旱井堙A
  7. 另有許多人渡過約但河往加得和基肋阿得去了;但撒烏耳卻還在基耳加耳,跟隨他的人都戰慄害怕。

撒烏耳獻祭受擯斥 

  1. 撒烏耳照撒慕爾約定的日期等了七天,但是撒慕爾卻沒有到基耳加耳來,因此軍民離開撒烏耳四散逃跑了。
  2. 撒烏耳於是吩咐說:「把全燔祭品與和平祭品送到我這堥! 」他遂獻了全燔祭。
  3. 他剛獻完全燔祭,撒慕爾來了,撒烏耳便去迎接他,向他致敬。
  4. 撒慕爾問道:「你作了什麼事﹖」撒烏耳答說:「我看見軍民離開我四散逃跑了,你又沒有照定期來,同時培肋舍特人已集合在米革瑪斯,
  5. 所以我想現在培肋舍特人就要下到基耳加耳來攻打我,我還沒向上主求援,所以我迫不得已,奉獻了全燔祭。」
  6. 撒慕爾對撒烏耳說:「你作的真糊塗! 假使你遵守了上主你的天主吩咐的命令,上主必鞏固你在以色列的王位直到永遠。
  7. 但現在你的王位已立不住了;上主已另找了一位隨他心意的人,立他為百姓的首領,因為你沒有遵守上主吩咐你的命令。」
  8. 撒慕爾就起身離開基耳加耳走了。剩下的人跟隨撒烏耳從基耳加耳上到了本雅明的革巴,與那堛滬x隊會合;撒烏耳統計了隨從他的部隊,約有六百人。

雙方備戰 

  1. 撒烏耳和他的兒子約納堂,並一切隨從他們的人駐紮在本雅明的革巴;同時培肋舍特人已在米革瑪斯安了營。
  2. 那時從培肋舍特營中有三個突擊隊出發:一隊取道敖斐辣,開往叔阿耳地方;
  3. 一隊開往貝特曷龍;另一隊開往革巴,此地俯瞰往曠野去的袋狼山谷。

以色列人沒有武器 

  1. 那時,在以色列全境內沒有鐵匠,原來培肋舍特人說過:「免得希伯來人製造刀鎗。」
  2. 因此,以色列人為磨快犁、鋤、斧、鐮,都要下到培肋舍特人那堙C
  3. 磨快犁和鋤的價錢是三分之二「協刻耳,」磨快鐮刀或裝製刺針是三分之一「協刻耳。」
  4. 所以在米革瑪斯到了開戰的那一天,隨從撒烏耳和約納堂的人手中都沒有刀鎗,祇是撒烏耳和他的兒子約納堂有刀鎗。
  5. 那時培肋舍特人的前哨向米革瑪斯關口推進。

第十四章

約納堂襲敵營 

  1. 有一天,撒烏耳的兒子約納堂對他執戟的侍衛說:「來,我們到對面,到培肋舍特人的前哨那堨h。」但他沒有通知他父親。
  2. 當時撒烏耳正在革巴邊界,坐在禾場旁的石榴樹下,隨從他的部隊約有六百人。
  3. 阿希突的兒子阿希雅帶著「厄弗得。」──阿希突布是丕乃哈斯的兒子,依加波得的兄弟,丕乃哈斯是在史羅作上主司祭的厄里的兒子。──人都不知道約納堂走了。
  4. 約納堂打算由隘口過到培肋舍特人的前哨那堨h,在隘口兩面各有一座石峰:一名叫波責茲,一名叫色乃;
  5. 一座朝北,與米革瑪斯相對,一座朝南,與革巴相對。
  6. 約納堂於是對他執戟的侍衛說:「來,我們往這些未受割損者的前哨去,也許上主會幫助我們;上主要叫人得勝,並不在手人數多少。
  7. 那給他執戟的人答說:「你儘可隨意行事,我只跟著你,隨你心意而行。」
  8. 約納堂說:「來,我們到那堨h,讓他們看見我們。
  9. 假使他們對我們說:住下! 等我們到你們那堨h。我們就站在我們所在的地方,不再上他們那堨h;
  10. 如果他們說:你們上我們這堥蚑}! 我們就上去,因為上主已把他們交在我們手中了:這為我們是個先兆。」
  11. 兩人就突然出現在培肋舍特人的前哨處,培肋舍特人說:「看,這些希伯來人從他們隱藏的山洞中出來了。」
  12. 前哨的哨兵就對約納堂和給他執戟的人說:「你們上到我們這堥蚑}! 我們有事要告訴你們。」約納堂就對給他執戟的人說:「你跟我上來,因為上主已將他們交在以色列人手中了。」
  13. 約納堂遂用手用腳往上爬,給他執戟的跟在他後面。培肋舍特人忽在約納堂前轉身要走,他就向前擊殺他們,他的執戟者也隨著擊殺。
  14. 約納堂和他的執戟者第一次殺死了約有二十人,陳屍於半畝田間。 15.當時在營中和陣地上都起了恐慌,全軍──前哨與突擊隊都大為震驚;地也起了震動,到處籠罩著無限的恐怖。

培肋舍特人失敗 

  1. 撒烏耳的哨兵從本雅明的革巴眺望,看見敵營大亂;
  2. 撒烏耳就對隨從他的人說:「檢查一下,看我們中有誰去了。」他們檢查後,見   約納堂和給他執戟的人不在了。
  3. 撒烏耳隊對阿希雅說:「拿天主的「厄弗得」來! 」因為那時正是他在以色列子民前帶著天主的「厄弗得。」
  4. 撒烏耳還同司祭說話時,培肋舍特人營中的混亂愈來愈大,撒烏耳就對司祭 說:「收回你的手去!
  5. 撒烏耳和跟隨他的軍民遂集合起來,衝入戰場;看,培肋舍特人竟自相殘殺,陷入混亂。
  6. 以前服事培肋舍特人,與他們齊來參戰的希伯來人,忽然反正來協助撒烏耳和約納堂一起的以色列人。 4
  7. 那藏在厄弗辣因山地的以色列人,聽說培肋舍特人潰敗了,也都出來參 戰,乘勢追趕。
  8. 這樣上主在那一天拯救了以色列人;戰爭一直蔓延到貝特曷龍。【跟隨撒烏耳的人約有一萬,戰事蔓延到厄弗辣因整個山地。】

約納堂誤犯禁令 

  1. 以色列人那天很是疲乏,因為撒烏耳在那天做了一件糊塗事,要軍民發誓說:「誰直到晚上,在我向敵人復仇以前,吃了什麼東西,是可咒罵的。」所以全軍民都沒有嘗過食物。
  2. 那地方到處有蜂巢,地面上到處有蜜。
  3. 軍民到了蜂巢旁,見有蜜流出,但卻沒有人敢用手取一點放在嘴堙A因為軍民都怕違犯所起的誓。
  4. 可是約納堂沒有聽見他父親要軍民起的誓,所以把他手中所持的棍尖,插入蜂巢內,用手送到自己的嘴堙A他的眼立即明亮了。
  5. 軍民中有一個向他說:「你父親要軍民起誓說:今天誰嘗了食物,他是可咒罵的。──雖然軍民很是疲乏。」
  6. 約納堂答說:「我父親使國家受了害;你們看,嘗了一點蜜,我的眼睛是多麼明亮!
  7. 的確,假使今天人能吃飽由敵人奪來的東西,培肋舍特人吃的敗仗,豈不更大嗎﹖」

士兵吃帶血的肉 

  1. 那一天他們擊殺培肋舍特人,從米革瑪斯直到阿雅隆,軍民都很疲乏。
  2. 所以人民就急忙搶掠財物,奪取牛羊、牛犢,隨地宰殺,吃了帶血的肉。
  3. 有人告訴撒烏耳說:「看,人民吃了帶血的肉,得罪了上主。」撒烏耳一聽這消息便說:「你們把一塊大石頭滾到我這邊來。」
  4. 又說:「你們散在百姓中,對他們說:你們各人把自己得的牛或羊,牽到我這堥荂A在這堮_殺分食,不要吃帶血的肉,得罪上主。」於是人們當夜將自己得的牛羊牽來,在那堬蔣了。
  5. 撒烏耳給上主建築了一座祭壇,這是他給上主建立的 第一座祭壇。

士兵救約納堂不死 

  1. 以後撒烏耳說:「我們今夜下去追擊培肋舍特人,劫掠他們直到天明,不給他們留下一人。」軍民回答說:「你看著怎樣好,就怎樣作罷! 」司祭卻說:「我們先得去天主那堙C」
  2. 撒烏耳遂求問天主說:「我可下去追擊培肋舍特人嗎﹖你將他們交在以色列手中嗎﹖」但是天主那天沒有回答他。
  3. 撒烏耳說:「軍民的將領,你們上前來,查看一下,今天是誰犯了罪﹖
  4. 我指拯救以色列的上主起誓,即是罪在我的兒子約納堂 ,他也該死。」軍民中沒有一人敢回答。
  5. 於是他對全以色列說:「你們 站在一邊,我與我兒子約納堂站在一邊。」全軍民對撒烏耳說:「你看怎樣好,就怎樣作罷!
  6. 撒烏耳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 為什麼今天你不答覆你的僕人﹖若是這罪過在我或我兒子約納堂身上,上主,以色列的天主,求你賜給『烏陵;』若是罪過在你百姓以色列身上,求你賜給『突明』。」撒烏耳和約納堂中了,軍民清白無過。
  7. 撒烏耳下命說:「為我和我的兒子約納堂拈鬮。」約納堂中了。
  8. 撒烏耳於是對約納堂說:「告訴我,你作了什麼﹖」約納堂就告訴他說:「我不過用手持的棍尖,蘸了一點蜂蜜吃;我在這堙A我該死。」
  9. 撒烏耳回答說:「約納堂,你必須死,不 然,願天主罰我該死。」
  10. 軍民卻對撒烏耳說:「約納堂在以色列中得了 這樣偉大的勝利,豈該死嗎﹖萬萬不能! 我們指著上主起誓:他頭上的一根   頭髮,也不應落在地上,因為他今天是倚賴天主行事。」這樣軍民救了約納堂不死,
  11. 撒烏耳遂上去,不再追趕培肋舍特人;培肋舍特人也回了本地 。

撒烏耳國王的概況 

  1. 撒烏耳取得了以色列的王權後,便向四周所有的敵人進攻:他攻打了摩阿布、阿孟子民、厄東、貝特勒曷、祚巴的君王和培肋舍特人。他不論走   到那堙A常獲得勝利。
  2. 他很英勇,擊敗了阿瑪肋克,拯救以色列人脫離 來搶掠的人。
  3. 撒烏耳的兒子是:約納堂、依市偉和瑪耳基叔亞;他有兩個女兒:長女名叫默辣布,次女名叫米加耳。
  4. 撒烏耳的妻子名叫阿希諾罕,是阿希瑪茲的女兒。他的元帥名叫阿貝乃爾,是撒烏耳的叔父乃爾的兒 子。
  5. 撒烏耳的父親克士和阿貝乃爾的父親乃爾是阿彼耳的兒子。
  6. 撒 烏耳一生同培肋舍特人常發生激烈戰爭,撒烏耳見到任何勇敢善戰的人,就叫他來跟隨自己。

第十五章

對阿瑪肋克人聖戰 

  1. 有一天,撒慕爾對撒烏耳說:「上主曾打發我給你傅油,作他人民以色列的君王,如今你應聽上主的話!
  2. 萬軍的上主這樣說:我要懲罰阿瑪肋克對以色列所行的事,因為當以色列從埃及上來時,攔截了去路。
  3. 如今你去攻打阿瑪肋克,毀滅他們和他們所有的一切,絲毫不可顧惜,要將男女、孩童、嬰兒、牛羊、駱駝和驢,一律殺掉。」
  4. 撒烏耳調集了軍人,在特冷檢閱了他們,計步兵二十萬,猶大人一萬。
  5. 撒烏耳來到阿瑪肋克城時,在山谷堻]下了埋伏。
  6. 撒烏耳對刻尼人說:「你們起來快走,離開阿瑪肋克人,免得我把你們同他們一起消滅,因為以色列子民由埃及上來時,你們善待了他們。」刻尼人便離開阿瑪肋克人走了。
  7. 撒烏耳擊殺哈瑪肋克人,從哈威拉一直殺到埃及東面的叔爾,
  8. 活捉了阿瑪肋克王阿加格,用刀殺盡了其餘的人民。
  9. 但撒烏耳和軍民卻憐惜阿加格和最好的牛羊,肥美的家畜和羔羊;凡是美好的,他們都不願毀滅,只把一切不值錢,不要的牲畜毀滅了。

撒烏耳背命受斥責 

  1. 那時有上主的話傳於撒慕爾說:「
  2. 我後悔立了撒烏耳為王,因為他背離了我,沒有遵從我的命令。」撒慕爾感到不安,整夜哀求上主。
  3. 撒慕爾清晨起來去見撒烏耳;有人告訴他說:「撒烏耳去了加爾默耳,在那堨艉F紀念碑,然後回來經過這堙A又去了基耳加耳。」
  4. 撒慕爾來到撒烏耳那堙A撒烏耳就對他說:「願天主祝福你! 我履行了上主的命令。」
  5. 撒慕爾就問說:「怎麼我耳中聽見有羊叫,有牛嗎﹖」
  6. 撒烏耳回答說:「那是從阿瑪肋克帶回來的,因為人民愛惜那些最好的牛羊,好獻給上主你的天主;至於其餘的,我們都毀滅了。」
  7. 撒慕爾對撒烏耳說:「住口!讓我告訴你,上主昨夜對我說過的話。」撒烏耳答說:「請說罷!
  8. 撒慕爾說:「雖然你自以為是最微小的,你豈不是已成了以色列眾支派的首領﹖上主不是曾給你傅油,立你作以色列的君王嗎﹖
  9. 上主派你去打仗,曾吩咐你說:去剿滅那些犯罪的阿瑪肋克人,攻打他們,直至將他們完全消滅。
  10. 為什麼你沒有順聽上主的命令,只顧急忙搶掠財物,行了上主不喜歡的事﹖」
  11. 撒烏耳回答撒慕爾說:「我的確聽從了上主的命令,走了上主指給我的路,擒獲了阿瑪肋克王阿加格,毀滅了阿瑪肋克人。
  12. 但是軍民由當毀滅的勝利品中,選出了最好的牛羊,要在基耳加耳祭獻上主,你的天主。」
  13. 撒慕爾回答說:「上主豈能喜歡全燔祭和犧牲,勝過聽從上主的命令﹖聽命勝於祭獻,服從勝過綿羊的肥油脂。
  14. 背命等於行卜,頑抗與敬拜偶像無異。因為你拒絕了上主的命令,上主也拒絕了你作王。」
  15. 撒烏耳對撒慕爾說:「我犯了罪,違背了上主的命令和你的話,因我害怕人民,纔聽從了他們的呼聲。
  16. 現在,請你寬赦我的罪過,同我一起回去;讓我朝拜上主。」
  17. 撒慕爾卻對撒烏耳說:「我不同你回去;既然你拒絕了上主的命令,上主也拒絕你,不要你作以色列王。」
  18. 撒慕爾轉身就走,撒烏耳用力抓住他外氅的衣邊,撕下了一塊。
  19. 撒慕爾於是對他說:「上主今日從你身上撕下了你的王位,給了一個比你更好的人。
  20. 並且以色列的光榮絕不發虛言,也不會懊悔,因為他不像人,可以懊悔。」
  21. 撒烏耳遂說:「我固然犯了罪,但如今請你在我民族的長老和以色列前,仍尊重我,同我一起回去,好讓我朝拜上主,你的天主。」
  22. 撒慕爾便隨同撒烏耳一起回去,撒烏耳朝拜了上主。

撒慕爾殺阿加格王 

  1. 以後撒慕爾說:「將阿瑪肋克王阿加格給我解來! 」阿加格到了他那堙A很是高興,阿加格心想:「死亡的苦的確過去了。」
  2. 撒慕爾對他說:「你的劍怎樣使眾多婦女喪子,你的母親在婦女中也要怎樣喪子。」撒慕爾就在基耳加耳上主面前殺了阿加格。
  3. 以後撒慕爾去了辣瑪,撒烏耳也回了撒烏耳的基貝亞本家。 35.撒慕爾至死再沒有見撒烏耳。撒慕爾為了撒烏耳很是傷心,因為上主後悔立了撒烏耳作以色列的君王。

第十六章

達味受傅 

  1. 上主對撒慕爾說:「我既然廢棄廢棄了撒烏耳,不要他作以色列的君王,你為他要悲傷到幾時呢﹖把你的角盛滿油,我派你到白冷人葉瑟那堨h,因為在他的兒子中,我已為我選定了一位君王」。
  2. 撒慕爾回答說:「怎能去﹖撒烏耳聽說了,必要殺我」。上主回答說:「你手堬o一頭小母牛說:我為祭獻上主而來。
  3. 你請葉瑟參與祭獻,我要告訴你當作的事,你要為我指要你的人傅油」。
  4. 撒慕爾遂依照上主吩咐他的作了。及至到白冷,城內的長老都戰憟前來迎接他說:「你駕臨這堨郎w嗎﹖」
  5. 他回答說:「平安,我是為祭獻上主而來的,你們應聖潔自己,來同我一同獻祭」。他聖潔了葉瑟和他的兒子,請他們來參與祭獻。
  6. 他們一來到,他見了厄里雅布,心媟Q:這一定是立在上主前的受傅者。
  7. 但上主對撒慕爾說:「你不要注意他的容貌和他高大的身材,我拒絕要他,因為天主的看法人不同:人看外貌,上主卻看人心。
  8. 葉瑟叫阿彼納達布來,領他到撒慕爾面前;但是他說:「這也不是不是上主所揀選的」。
  9. 葉瑟就叫沙瑪來,他又說:「這也不是不是上主所揀選的」。
  10. 葉瑟就叫他的七個兒子都到撒慕爾面前來,旦2對葉瑟說:「上主沒有揀選這些人」。
  11. 撒慕爾於是問葉瑟說:「孩子們全到了嗎﹖」他回答說:「還有一個最小的,他正在放羊」。撒慕爾葉瑟說:「快派人帶他來,因為他不來,我們決不入席」。
  12. 於是派人把他帶來,他是一個有血色,眉清目秀,外貌英的少年。上主說:「起來,給他傅油,就是這一位」。
  13. 撒慕爾拿起油角來,在他兄弟們中給他傅了油。從那天起,上主的神便降臨於達味。事後,撒慕爾起身回了辣瑪。

達味被召入營 

  1. 上主的神離棄了撒烏耳,便有惡神從上主那媊斨Z他。
  2. 撒烏耳的臣僕對他說:「看,由天主那堥茠煽c神來騷擾你。
  3. 只要我主吩咐一聲,你跟前的臣僕便會去找一個善於彈琴的人來,當惡神由天主那堣漼鴔A身上時,叫他彈奏,你必感到舒服」。
  4. 撒烏耳就對他的臣僕說:「好,你們給我找一個彈於彈奏的人,引來見我」。
  5. 有個僕人立刻提議,說:「我見過白冷人葉瑟的一個兒子會彈奏,這人又驍勇善戰,擅於辭令,身材英俊,上主又與他同在」。
  6. 撒烏耳遂派使者到葉瑟那婸﹛G「將你『那放羊』的兒子達味送到這堥!
  7. 葉瑟便了十個餅,一皮囊酒,一隻小山羊,叫他的兒子達味送給撒烏耳。
  8. 達味於是來到撒烏耳前,侍立在他左右;撒烏耳很愛他,叫他作自己的持戟侍衛。
  9. 撒烏耳於是派人到葉瑟那婸﹛G「讓達味侍立在我左右,因為他得了我的歡心」。
  10. 每當惡神由天主降到撒烏耳身上時,達味就拿起琴來彈奏,撒烏耳就覺得爽快舒服,惡神也就離開了他。

第十七章

哥肋雅挑戰 

  1. 培肋舍特人調集了軍隊,準備作戰,集合在猶大,在索苛與阿則卡之間的厄斐斯達明紮了營。
  2. 撒烏耳和以色列人齊集起來,在厄拉谷紮了營,擺陣準備迎擊培肋舍特人。
  3. 培肋舍特人站在這邊一座山上,以色列人站在那邊一座山上,中間隔著山谷。
  4. 從培肋舍特人陣地中走出一個挑戰的人,名叫哥肋雅,是加特人,身高六肘又一柞,
  5. 頭帶銅盔,身穿鎧衣,鎧衣的重銅重五千「協刻爾」,
  6. 腿裹銅葉,肩插銅槍。
  7. 矛桿像織布機的大軸,矛頭重六百「協刻爾」;有個持盾的人給他開道。
  8. 他站在以色列人的陣地前,喊說:「你們為什麼出來擺陣作戰﹖我不是培肋舍特人嗎﹖你們不是撒烏耳的奴才嗎﹖你們挑選一人,下來同我對敵!
  9. 假使他能同我決鬥,殺了我,我們就作你們的奴隸;但是,如果我得勝,殺了他,你們就應服事我們,作我們的奴隸」。
  10. 那培肋舍特人還說:「今天我向以色列罵陣,你們給我個人來,讓我們彼此決鬥」。
  11. 撒烏耳和全以色列聽見那培肋舍特說的這些話,都非常驚慌害怕。

達味來到營內 

  1. 達味是猶大白冷的一個厄弗辣大人的兒子,那人名叫葉瑟,他有八個兒子。此人在撒烏耳時,已經老了。
  2. 葉瑟的三個大兒已跟撒烏耳出征作戰;從軍的三個兒子:長子叫厄里雅布,次子名叫阿彼納達布,三子名叫沙瑪。
  3. 達味最小,三個年長的已跟撒烏耳出征。
  4. 達味有時服侍撒烏耳,有時離開,回白冷放父親的羊。
  5. 那培肋舍特人早晨晚上常出來挑戰,一連四十天之久。
  6. 葉瑟對他的兒子達味說:「你給你哥哥們帶去這一「厄法」炒麥和十個餅,快往營媯鳩A哥哥們送去。
  7. 將這十塊奶餅送給千夫長.然後看望你的哥哥們是否平安,並把他們的薪俸帶回來。
  8. 他們與撒烏耳和全以色列人都在厄拉谷,同培肋舍特人作戰」。
  9. 達味清早起來,把羊群托給一個看羊的人,就照他父親葉瑟吩咐的起身去了。他來到營中時,軍隊正出來擺陣,喊著衝鋒的口號。
  10. 以色列人和培肋舍特人列陣相對。
  11. 達味把自己的行囊交給一個看守輜重兵的1 內,跑入陣內,向他的哥哥們問安。
  12. 當他和他們談話時,名叫哥肋雅的挑戰者,──加特的培肋舍特人──從培肋舍特人的陣堣W來,說了以所述的話,達味聽見了。
  13. 所有的以色列人一看見那人,都非常害怕,便由他面前逃避了。
  14. 那時有個以色列人宣佈說:「你們看見了上來的這人嗎﹖這人上來是辱罵以色列。若有人把他殺死,君王要賜給他許多財富,將自己是女兒嫁給他為妻,並使他的父家在以色列內豁免繳稅」。
  15. 達味問站在他旁邊的人說:「殺死這培肋舍特人,給以色列雪恥的人得什麼賞﹖這未受割損培肋舍特人是誰﹖他竟敢辱罵永生天主的軍旅!
  16. 人就把上邊那些話告訴他說:「殺死這人的,要得這樣這樣的報酬」。
  17. 他的大哥厄里雅布一聽見達味對那些人所說的話,便對達味大發憤怒說:「你為什麼下來﹖你在曠野中放的那幾隻羊,託給了誰﹖我知道你驕傲,心中不懷好意;你下來只是要看作戰」。
  18. 達味回答說:「我究竟作的什麼不對﹖連句話也不能說嗎﹖」
  19. 達味就離開那堙A到了另一處,又問了同樣的事,人回答的話也和先前一樣。

達味自薦與巨人交戰 

  1. 有人聽見了達味說的話,就去報告給撒烏耳;撒烏耳就命他前來。
  2. 達味對撒烏耳說:「請我主不必為那人而沮喪,你僕人要去同這培肋舍特人決鬥」。
  3. 撒烏耳對達味說:「你不能去對抗這培肋舍特人,同他決鬥,因為你還年輕,而他自幼便是習於戰鬥的人」。
  4. 達味回答撒烏耳說:「你的僕人是為他父親牧羊的人,幾時有獅子或狗熊闖來,由羊群中奪去一隻羊,
  5. 我就追上去,打死牠,從牠口中救出那隻來;假使獅子起來撲我,我就抓住牠的鬚,將牠打死。
  6. 你的你的僕人連獅子帶狗熊都打死了,這未受割損的培肋舍特人也不過像其中的一個,因為他竟敢辱罵永生天主的軍旅」。
  7. 達味又接著說:「由獅子和狗熊中拯救我的上主,也必從這培肋舍特人手中拯救我」。撒烏耳對達味說:「去吧! 望上主與你同在!
  8. 撒烏耳給達味穿上自己的武裝,給他頭上帶上銅盔,身上穿上鎧甲,
  9. 又在鎧甲上偑上自己的刀。達味試走了兩步,因他沒有穿慣,遂對撒烏耳說:「穿戴這些東西,不能行動,因為先前總沒有穿過」。所以他又將盔甲從身上脫下。

達味殺哥肋雅 

  1. 達味手堮陬萓菑v的棍子,在河奡z了五塊很光滑的石頭,放在牧童隨身所帶的袋子內,即裝石囊內,手內拿著投石器,向那培肋舍特人走去。
  2. 那培肋舍特人也大搖大擺走近了達味,給他持盾的走在他開路。
  3. 那培肋舍特人瞪眼一看,見了達味,遂看不起他,因達味還很年輕,面色紅潤,眉清目秀。
  4. 那培肋舍特人對達味說:「莫非我是隻狗,你竟拿棍子來對付我﹖」達味回答說:「你比一隻狗還不如! 」那培肋舍特人就指著自己的神詛咒達味,
  5. 且對達味說:「你到我這堥荂A我要把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和田野的走獸吃」。
  6. 達味回答那培肋舍特說:「你仗著刀槍箭戟來對付我,但我是仗著你所淩辱的萬軍的上主,以色列的天主的聖名來對付你。
  7. 今天上主定把你交在我手中,我必打死你割下你的頭來;今天我要把你的屍體和培肋舍特軍人的屍體,給空中的飛鳥和田野的走獸吃:這樣:全地都要知道在以色列有天主。
  8. 在埸的眾人也要知道,上主不賴刀槍賜人勝利,戰爭勝負只屬於上主,衪已把你們交我們手中了」。
  9. 正當那培肋舍特人起身,大搖大擺向達味走來時,達味趕快由陣中跑出來,迎那培肋舍特人;
  10. 同時伸手,由囊中取出一塊石頭,套在投石器上打過去,正打在那培肋舍特人的額上,石頭穿入額內,那人就跌倒在地上。
  11. 如此,達味用投石器和石頭,得勝了那培肋舍特人,打中了他,將他殺死,雖然手無寸鐵。
  12. 達味遂跑過去,站在培肋舍特人身上,拿起他的刀,從鞘內拔出,殺了他,砍下他的頭。所有培肋舍特人看見他們的英雄死了,就囡散奔逃。
  13. 以色列人和猶大人就起來吶喊,追擊培肋舍特人直到加特關,直到厄刻龍城門。沿沙阿辣因的路上,直到加特和厄刻龍,遍地是培肋舍特人的屍首。
  14. 以色列人追殺培肋舍特人回來,又搶劫了他們的幕。
  15. 以後,達味取了那培肋舍特人的頭,送到耶路撒冷;至於那人的武器,卻放在會幕內。

撒烏耳查達味身世 

  1. 當撒烏耳看見達味去和那培肋舍特人迎戰時,就問統帥阿貝乃爾說:「阿貝乃爾,這少年人是誰的兒子﹖」阿貝乃爾回答說:「大王萬歲,我不知道」。
  2. 君王說:「你查一下,這少年人是誰的兒子﹖」
  3. 達味殺死那培肋舍特人回來時,阿貝乃爾帶他去見撒烏耳,他手中還拿著那培肋舍特人的頭。
  4. 撒烏耳問他說:「少年人你是誰的兒子﹖」達味答說:「我是你僕白冷人葉瑟的兒子」。

第十八章

約納堂與達味為友 

  1. 達味同撒烏耳說完了話,約納堂的心和達味的心很相契;約納堂愛他如愛自己一樣。
  2. 那天,撒烏耳把達味留下,不讓他回父家去。
  3. 約納堂同達味結為盟友,愛他如愛自己一樣。
  4. 約納堂脫下自己穿的外氅,連軍裝,帶刀劍,甚至弓和腰帶,都給了達味。

達味初遭嫉視 

  1. 撒烏耳派達味出去無論作什麼事,沒有不成功的;故此撒烏耳派他作軍隊的將領;軍民和撒烏耳的臣僕都非常喜愛他。
  2. 當達味殺死那培肋舍特人後,班師回來時,婦女們從城中出來,唱歌跳舞,打鼓彈琴,興高采烈地前來歡迎撒烏耳君王。
  3. 婦女們邊唱邊跳說:「撒烏耳殺了一千,達味殺了一萬」。
  4. 撒烏耳因此很是憤怒,這話使他很不高興,遂說:「給了根一萬,只給我一千;他所少的只有王位了!
  5. 從那一天起,撒烏耳常嫉視達味。
  6. 第二天,惡神由天主那堶馬儤趙Q耳身上;使他在屋中發狂。達味一如往日手中彈著琴,撒烏耳手中卻拿著一根長槍,
  7. 撒烏耳舉起槍來,想把達味釘在牆上;達味已由他面前逃脫了兩次。
  8. 撒烏耳害怕達味,因為上主與達味同在,而離開了撒烏耳。
  9. 因此,撒烏耳叫他離開自己,派他作千夫長,達味便在軍民前往來出入。
  10. 達味在所行的一切事上,無不順利,因為天主與他同在。
  11. 撒烏耳見他辦事順利,就更疑懼他。
  12. 但全以色列和猶大人卻愛達味,因為他在他們前往來出入。

達味的婚事 

  1. 撒烏耳對達味說:「看;我要把我的長女默辣布嫁給你為妻,只要你為我勇敢服務,為上主作戰」。──撒烏耳心中想:我不親手害他,讓培肋舍特人加害他。
  2. 達味回答撒烏耳說:「我是誰,我父在以色列又算得什麼,我怎配作君王的女婿﹖」
  3. 但是撒烏耳的女兒默辣布正要嫁給達味的時候,卻嫁給了默曷拉人阿德黎耳為妻。
  4. 當時撒烏耳的女兒米加耳很愛達味;有人告訴了撒烏耳,他看這事好,
  5. 心想:「我把她嫁給達味,叫她成為他的羅網,藉培肋舍特人害他」。所以撒烏耳再次對達味說:「今天你要作我的女婿了!
  6. 撒烏耳吩咐他的臣僕說:「你們暗暗地告訴達味說:看,君王多麼喜愛你,如今你要作君王的女婿了!
  7. 撒烏耳的臣僕將這些話告訴了達味;達味反答說:「你們以為作君王的女婿軟碟件小事嗎﹖我不過是個貧窮賤卑賤的人」。
  8. 撒烏耳的臣僕回報王說:「達味如此如此說了」。
  9. 撒烏耳答說:「你們要這樣對達味說:君王不要什麼聘禮,只要一百培培肋舍特人的包皮,為報復君王的仇敵」。撒烏耳有意使達味落在培肋舍特人手中。
  10. 他的臣僕將這些話轉告給達味,達味看這事為作君王的女婿也對,所限的日期尚未過去,
  11. 達味就和他的人起身去殺死了一百培肋舍特人,將他們的包皮帶回,足數交給君王,為作君王的女婿;撒烏耳就將女兒米加耳嫁給他為妻。
  12. 撒烏耳看出了上主與達味同在,全以色列也都愛他,
  13. 從此更疑懼達味,終身與他為敵。
  14. 培肋舍特人的首領仍不斷出征;但每遇他們出征,達味所行的常比撒烏耳所有的臣僕成就更大,為此他更受人景仰。

第十九章

約納堂代達味求情 

  1. 撒烏耳曾對兒子約納堂和臣僕提過,他願殺達味;但撒烏耳的兒子約納堂很愛達味,
  2. 就警告達味說:「我父親想殺害你,現今請你明晨多加小心,躲藏在一個隱密的地方。
  3. 我去陪我到你所在的田間,向我父親向你說情,看情形怎樣,然後告訴你」。
  4. 於是約納堂向他父親提及達味的長處,對他說:「君王不要得罪的僕人達味,因為他沒有得罪你,並且他所行的,都是對你很有利的事。
  5. 他冒著性命的危險,去殺了那培肋舍特人;上主藉他使以色列獲得了這樣大的勝利,你親自看見了,也很喜歡;為什麼你要犯罪,流無辜者的血,無緣無故殺害達味﹖」
  6. 撒烏耳就聽了約納堂的話,並且發誓說:「上主永在,他必不死!
  7. 約納堂便叫回達味,告訴他這一切話,並且領他到撒烏耳前;就如和先前一樣,侍立在君王左右。

米加耳救達味 

  1. 再次爆發了戰爭,達味又出征攻打培肋舍特人,打得他們大敗,他們都從他面前逃散了。
  2. 惡神由上主那堣S降在撒烏耳身上;有一天,君王在家中坐著,手中拿槍,同時達味正在彈琴。
  3. 撒烏耳想用槍把達味釘在牆上,但達味立刻由撒烏耳面前躲開,君王把槍釘在牆上,達味就逃跑了,沒有喪命。
  4. 那一夜,撒烏耳派差役去看守達味的家,要在早晨殺死他。他的妻子米加耳警告他說:「今夜你不逃命,明日你就沒有命了」。
  5. 米加耳把達味從窗口縋下去,他便逃跑了,救了命。
  6. 米加耳隨即把神像放在床上,用毛毯把頭蓋上,又蓋上一件衣服。
  7. 當撒烏耳派差役去捉拿達味時,米加耳說:「達味病了」。
  8. 撒烏耳再派差役去看達味說:「將達味連床帶到這堥荂A我要殺死他」。
  9. 差役進去,見是「神像」躺在床上,有張毛毯蓋著頭。
  10. 因此,撒烏耳對米加耳說:「妳為什麼這樣欺騙我﹖放走了我的仇人,叫他逃命」。米加耳回答撒烏耳說:「他對我說:放我走,不然我要殺妳!

撒烏耳逮捕達味未成 

  1. 達味死堸k生,到了辣瑪,去見撒慕爾,向他報告了撒烏耳對他所行的一切;然後他便和撒慕爾去了納約特,住在那堙C
  2. 有人告訴撒烏耳說:「看,達味住在辣瑪的納約特」。
  3. 撒烏耳又派差役去捉拿達味,但是他們看見一大群先知正在出神說妙語,撒慕爾站在他們面前作領導;這些天主的神也降在撒烏耳的差役身上,他們也出神說起妙語來。
  4. 有人將此事撒烏耳,他又打發別的差役去,他們也出神說開了妙語。撒烏耳第三次又打發差役去,他們也出神說開了妙語。
  5. 撒烏耳大發憤怒,便親自去了辣瑪;當他到了色雇的大井那堙A就問說:「撒慕爾和達味在哪堙S」有人答說:「在辣瑪的納約特」。
  6. 他就從那堸_身往辣瑪納約特去;那時天主的神也降到他身上,所以他一邊走,一邊說妙語,一直到了辣瑪納約特。
  7. 並且他還脫去衣服,在撒慕爾面前出神說起妙語來,赤裸裸地一天一夜躺在地上:因此有句俗語說:「不是撒烏耳也列在先知中嗎﹖」

第二十章

達味向約納堂求助 

  1. 達味由辣瑪納逃走,去見約納堂說:「我作了什麼,有什麼過錯,哪堭o了你父親,他竟要害我的性命﹖」
  2. 約納堂回答他說:「決沒有這回事,你決死不了。看,我父親無論作什麼大事小事,沒有不告訴我的;為什麼我父親偏要對我隱瞞這事呢﹖決不會的!
  3. 達味卻對他說:「你父親明知我在你眼堭o寵,所以他想:不要要約納堂知道這事,免得他悲傷。總之,我指著永生的上主敢在你面前發誓:我與死之間只差一步!
  4. 約納堂對達味說:「你願意我為你作什麼﹖」
  5. 達味回答約納堂說:「看,明天是月朔,我原該和君王同席吃飯,但你讓我走,藏在田野間,直到第三丌晚上。
  6. 如果你父親發覺我不在,你應說:達味懇求我,讓他逃回白冷本城,因為在那堨族舉行年祭。
  7. 他若說:好! 你的僕人就平安無事;他若勃然大怒,你就該知道:他已決意行惡。
  8. 望你仁慈對待你僕人! 因你使你因上主的名與你訂了盟約;假若我有罪惡,你可殺我,為何偏要將我交給你父親呢﹖」
  9. 約納堂答說:「千萬別這樣想! 如果我確實知道,我父親決意要加害你,豈有不告訴你的嗎﹖」
  10. 達味就問約納堂說:「若你父親嚴厲答覆你,誰來通知我﹖」
  11. 約納堂對達味說:「來,我們往田間去」。二人就往田間去了。
  12. 約納堂對達味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作證:明天或天這時候,我探得了我父親的意思,對達味有或否,我必派人來告訴你。
  13. 倘若我父親願意加害你,我若不通知你,不放你走,使你平安離去,願上主這樣這樣加倍罰我約納堂! 願上主與你同在,有如曾與我父親同在一樣!
  14. 若我那時尚在人世,願你對我表示上主的仁慈;設若我死了,
  15. 願你不要由我家永遠撤消你的仁慈! 連當上主由地面上一一剷除達味的敵人時;
  16. 若約納堂的名字被達味家族消滅了,願上主藉達味的仇人的手追究此案!
  17. 約納堂由於愛達味,再向他起了誓,因為他愛達味如愛自己的性命。
  18. 約納堂又對他說:「明日是月朔,因為占座位空著,人必注意你不在,
  19. 到第三天,人必更注意你不在;那麼,你要到你曾出事那日藏身的地方去,坐在那石堆旁邊。
  20. 到第三天,我要向石堆射箭,仿佛射靶。
  21. 看,我必打發一童僕去找箭,假如我我對童說:看,箭在你後面,拾回來吧!你就可以出來,我指著永生的上主起誓:你必平安無事。
  22. 倘若我對童僕自己說:看,箭在你前面。你就走吧! 因為上主打發你走。
  23. 至於我和你現今所說的這話,有上主在我和你中間,永遠作證」。

撒烏耳表明殺意 

  1. 於是達味就去藏在田野間;到了月朔,君王入席吃飯。
  2. 君王照例靠著牆坐在自己的位上,約納堂坐在他對面,阿貝乃爾坐在撒烏耳旁邊,達味的地方空著。
  3. 撒烏耳那天沒有說什麼,因為他想事情出於偶然,或許他染了不潔,還沒有自潔。
  4. 日,即初二日,達味的座位仍空著,撒烏耳就對兒子約納堂說:「為什麼葉瑟的兒子昨日沒有來赴宴,今日又沒有來﹖」
  5. 約納堂答覆撒烏耳說:「達味懇求我許他往白冷去。
  6. 他說:求你讓我去,因為在城塈畯怑n舉行族祭,我的兄弟定要我去;所以,假若我在你眼中獲寵,求你讓我去,容我得見我的兄弟;為此,他沒有來赴君王的筳席」。
  7. 撒烏耳對約納堂勃然大怒,對他說:「娼婦的兒子! 豈能我不知道你同葉瑟的兒子一夥,甚至羞辱你自己,又我羞辱你母親的私處嗎﹖
  8. 你要知道,葉瑟的兒子活在世上一天,你連你的王位都不得穩當! 如今你差人去,把他給我抓來,因為他是該死的人」。
  9. 約納堂回答他父親撒烏耳說:「為什麼他該死﹖他作了什麼事﹖」
  10. 撒烏耳就舉起槍來要刺死他,約納堂便明白他父親已決意要殺達味。
  11. 約納堂就起來,氣憤憤地離開了筳席;初二那天,也沒有吃飯,因為他為達味擔憂,又因為他父親辱罵了自己。

約納堂與達味泣別 

  1. 次日清晨,約納堂按照他與達味的約會,往田間去了;有個童僕跟隨著他。
  2. 他對那童僕說:「跑去,找所放的箭! 」童僕往前跑時,他又向前放了一箭。
  3. 當僮僕來到約納堂所射到的地方,約納堂就在僮後面喊說:「箭不是在你前面嗎﹖」
  4. 約納堂又在僮僕後面喊說:「趕快跑去,不要站住! 」約納堂的僮僕就拾了箭,給主人拿來。
  5. 那僮僕卻不知道是意思,只有約納堂和達味知道。
  6. 然後約納堂把自己的武器交給他的僕僮,向他說:「帶回城去吧!
  7. 僮僕走後,達味就為不堆旁起來,俯伏在地,拜了三拜;以後他們彼此相吻,二人相抱對泣,達味哭得更甚o
  8. 最後,約納堂對達味說:「你平安去吧! 照我們兩人以上主的名所起的誓:願上主永遠在我和你之間,在我的後代與你的後代之間!

第廿一章

達味在諾布求餅 

  1. 達味就動身走了,約納堂也回到城堙S
  2. 達味去諾布,到了阿希肋客那堙F阿希默肋客戰戰兢兢出來迎接達味,問他說:「為什麼你一個人來,沒有人隨從你﹖」
  3. 達味回答阿希默肋客說:「君王今天吩咐我一件事,曾對說:我派你,吩咐你去作的事,別叫任何人知道。我已經和我的僮僕約定了某處見面。
  4. 現今,你手中若有五個餅,請給我,或給我別的什麼東西」。
  5. 司祭回答達味說:「我手中沒有普通餅,只有聖餅;但是你的僮僕們戒了女色沒有﹖」
  6. 達味回答司祭說:「當然,我們戒絕了女色;我出征時,僮僕們常是身潔的;這次上路雖為了俗務,但今天他們仍是身身的」。
  7. 於是司祭就將聖餅給了他,因為那天在沒有別的餅,只有供餅;即由上主面前撤下來,為另換上新的供餅。
  8. 那一天,在那堨縝頃趙Q耳的一個臣僕留在上主面前,名叫多厄格,厄東人,是撒烏耳的侍衛長。──
  9. 達味又對阿希默肋客說:「你手邊有沒有一支槍或一把刀﹖我的刀和我的武器,沒有帶在手邊,因為君王的事很緊急」。
  10. 司祭答說:「有你在厄拉谷中所殺的那培肋舍特人哥肋雅的刀。看,用外衣包著,放在「厄弗得」後面;假使你願意拿去,就拿去吧! 因為在這堥S有的」。達味答說:「沒有像這把刀更好的了! 就請你給我吧!

達味在加特佯狂 

  1. 那一天,達味起身,逃避了撒烏耳的面,到了加特王阿基士前。
  2. 阿基士的臣僕對王說:「這不是國王達味嗎﹖在歌舞中所歌頌的:撒烏耳殺了一千,達味殺了一萬,不就是他嗎﹖」
  3. 達味細想這些話,在加特王阿基士前感到十分恐懼。
  4. 於是便在他們面前裝作傻子,在他們中佯作瘋子,亂敲門戶,鬍鬚上流著唾沬。
  5. 阿基士對臣僕說:「他們看,這是個瘋子,為什麼送他到我這堥荂S
  6. 難道我缺乏瘋子,你們竟領他到這堥荂A向我發瘋。這樣的人豈能進入我的宮室﹖」

第廿二章

達味避居阿杜藍 

  1. 達味離開,逃到了阿杜藍山洞;他的兄弟和父親全家聽說這事,都來到他。
  2. 凡受迫害、負債。心中憂苦的人,都投奔到他,他便成了他們的首領;此時隨從他的約有四百人。
  3. 達味從那堥茖儤祖布的米茲帕,對摩阿布王說:「求你讓我父母來你這堙A直到我明白天主對我有什麼計劃為止」。
  4. 達味把他們留在王那堙G達味在山埵矰F多久,他們也住了多久。
  5. 加得先知對達味說:「你不要在這山塞堙A你要到猶大地方去! 」達味就去了,來到赫勒達樹林。

諾布的司祭遭屠殺 

  1. 一日,撒烏耳正坐在基貝亞高處的一棵檉柳下,手媯蛜j,他的臣僕都侍立左右,聽說達味和跟隨他的人已聯合起來,
  2. 遂對侍立他左右的人說:「本雅明的子孫,你們聽:難道若瑟的兒子也要賜給你們每人莊田和葡萄園,或把你們者立為千夫長或百夫長,
  3. 好使你們都同謀來陷害我﹖我的兒子和葉的兒子結盟,誰也沒有告訴我;我的兒子煽動我的臣僕來反對我,仇視我,像今日一像,你們中沒有一個人憐恤 ,來通知我!
  4. 作撒烏耳臣僕之長的厄東厄格就答說:「我看見葉瑟的兒子到過諾布,去阿希突布的兒子阿希默肋客。
  5. 他為達味求問了上主,給了他食物,也把尸人哥肋雅的刀給了他」。
  6. 君王遂派人去叫阿希突布的兒子,大司祭阿希默肋客和父親全家,即諾布所有的司祭;他們來到君王面前,
  7. 撒烏耳說:「阿希突布是兒子,你聽! 」他答說:「是,我主!
  8. 撒烏耳對他說:「你為什麼和葉瑟的兒子同謀陷害我,給他食物和刀劍,為他求問天主,使他起來反對我,仇視我,像今一樣﹖」
  9. 阿希默肋客答覆君王說:「在你的臣僕中,有誰如達味那樣忠實可靠呢﹖他是大王的女婿,又是護衛長,在你朝庭中是最受重視的人。
  10. 難道我是今天才開始為他求問天主嗎﹖決不是! 請大王不要加害自己的僕人和我父全家,因為你僕人一點也王知道這事。
  11. 王說:「阿希默肋客,你和你父親全家都得死!
  12. 王遂吩咐立在他左右的侍衛說:「你們過去,殺死上主的司祭! 因為他們與達味攜手,知道他逃跑,卻不來告訴我」。但是君王的臣僕不敢下手殺上主的司祭。
  13. 王遂對多厄格說:「你過去殺死司祭! 」厄東人多厄格就過去殺死了司祭。那一天他殺死了八十五位身穿細麻「厄弗得」的人。
  14. 至於那座諾布司祭城,無論男女、幼童或乳兒,甚至連的牛、驢、羊都用利劍殺盡。

厄貝雅塔爾投奔達味 

  1. 阿希突布之子阿希默肋客的一個兒子,名叫厄貝雅塔爾的,脫險跑到了達味那堙C
  2. 厄貝雅塔爾告訴達味,撒烏耳殺了上主的司祭。
  3. 達味對厄貝雅塔爾說:「那一天我已知道,因為厄東人多厄格在那堙A他必要向撒烏耳報告;你父全家的性命,我全負責。
  4. 你住在我這堙A不要害怕;誰想謀害你,就是謀害我;你同我一起必得安全」。

第廿三章

達味往救刻依拉 

  1. 有人告訴達味說:「看,培肋舍特人在攻打刻依拉,搶劫禾場」。
  2. 達味就求問上主說:「我是否該去攻打這些培肋舍特人﹖」上主回答達味說:「去攻打培肋舍特人,解救刻依拉!
  3. 隨從達味的人對他說:「看,我們在猶大這堙A已惴惴不安;如果到刻依拉去攻打培肋舍特軍隊,更將如何﹖」
  4. 達味又求問了上主,上主回答他說:「動身下到刻依拉去,因為已將培肋舍特人交在你手中了!
  5. 達味就和跟隨他的人到刻依拉,攻打培肋舍特人,奪得了他們的牲口,打得他們慘敗,營救了刻依拉的居民。
  6. 那時阿希默肋客的兒子厄貝雅塔爾逃到達味那堙A也下到了刻依拉,手中拿著「厄弗得」
  7. 有人報告撒烏耳說:「達味到了刻依拉」。撒烏耳便說:「天主真將他交在我手中了,因為他將自己封鎖在一座有門有閂的城堙v。
  8. 撒烏耳就調集了人民出征,下到刻依拉,要包圍達味和他的部隊。
  9. 達味一知道撒烏耳要陷害他,就給厄貝雅塔爾說:「拿「厄弗得」來!
  10. 然後達味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 你僕人聽說撒烏耳正在籌劃到刻依拉來,為了我的緣故,要毀滅這座城。
  11. 刻依拉居民會將我交在他們手中嗎﹖撒烏耳是否會像你僕人所聽到的下來﹖請上主,以色列的天主,通知你的僕人! 」上主回答說:「他要下來!
  12. 達味又問說:「刻依拉的居民,會把我和隨從我的的人,交在撒烏耳手中嗎﹖」上主答說:「他們會把你們交出」。
  13. 達味就動身率領士兵,約有六百人,離開了刻依拉,到處漂流。有人告訴撒烏耳說:「達味從刻依拉逃走了」。撒烏耳遂停止出動。

約納堂訪達味 

  1. 達味住在曠野的深山堙A有時住在齊弗曠野的山中。撒烏耳每日找他,天主沒有將達味交在他手中。
  2. 達味很是害怕,因為撒烏耳出來,不斷搜索他,當時達味住在齊弗曠野的曷勒士。
  3. 撒烏耳的兒子約納堂動身,到了曷勒士,去見達味,他以天主的名鼓勵達味說:
  4. 「不必害怕! 我父撒烏耳的手決拿不住你! 你必要作以色列王,我要在你以下居第二位,連我父撒烏耳也知道這事」。
  5. 他們二人在上主面前訂了盟約。以後達味仍留在曷勒士,約納堂回了家。

達味避居瑪紅曠野 

  1. 有些齊弗人上了基貝亞見撒烏耳,說:「達味不是在我們當中,在曷勒士隱藏著嗎﹖
  2. 大王! 現在你隨意下到我們這堙A我們必將他交在大王手中」。
  3. 撒烏耳答說:「望上主祝福你們,因為你們同情了我。
  4. 你們再去查看清楚,看他的腳步急速往哪堨h,因為有人給我說,他非常狡滑。
  5. 所以你們去觀察清楚,他藏身的一切地方,確定後,回來見我,我必同一起去,只要他在這地方,我必在猶大各鄉村中搜捕他」。
  6. 他們就在撒烏耳以先動身往齊弗去了;達味和他的人那時住在瑪紅曠野,即在曠野南方的荒野原中。
  7. 撒烏耳率領士兵去尋找達味。有人將這事告訴了達味,他就下到轟立瑪紅曠野的山崖間;撒烏耳一聽說,便到瑪紅曠野去追趕達味。
  8. 撒烏耳帶領士兵走在山這面,達味帶領他的士兵走在山那邊;達味正在急速逃避撒烏耳時,撒烏耳率領著他的士兵追蹤達味和他的士兵,幾乎要把他們捉住,
  9. 就在這時,有一個使者來見撒烏耳說:「快回去,因為培肋舍特已侵入邊境!
  10. 撒烏耳遂立即收兵,不再追趕達味,而去迎擊培肋舍特人;因此,人給那地方起名叫「隔離岩」。

第廿四章

達味放撒烏耳 

  1. 達味為那堣W去,住在恩革狄的山寨中。
  2. 撒烏耳追擊培肋舍特人回來,有人告訴他說:「達味現今藏在因革狄曠野」。
  3. 撒烏耳就由全以色列民中,選拔了三千壯丁,到「野山羊巖」間去,搜捕達味和跟隨他的人。
  4. 撒烏耳走到路旁的羊圈前,那埵酗@個山洞,他就進去便溺,那時,達味和他的人正藏在山洞深處。
  5. 達味的人對他說:「今天是上主對你所說的那一天:看,我要將你的敵人交在你手中,任憑你處置他」。達味就起來,悄悄割下一塊撒烏耳所披外氅的衣邊。
  6. 事後達味為了割去撒烏耳外氅上的衣邊,心中感覺不安。
  7. 就對自己的人說:「為了上主,我決不能這樣作。我對我主,對上主的受傅者,決不能伸手加害,因為他是上主的受傅者」。
  8. 達味說這話,是為阻止他的人起來殺害撒烏耳。以後,撒烏耳起來,走出山洞,上了原路。

達味向君王表白 

  1. 達味在他後面喊說:「我主,大王! 」撒烏耳回頭向後看,見達味俯首至地,叩拜他。
  2. 達味對撒烏耳說:「你為什麼聽信人言,說:達味設計害你﹖
  3. 今天你親眼見到,上主如何在山洞堙A把你交在手中;但是我不願殺你,我憐恤了你,我說:我不應伸手加害我主,因為他是上主的受傅者。
  4. 看,你外氅的一塊衣邊在我手內! 我只割下你外氅的衣邊,沒有殺你,從此你可知道:在我手中沒有邪惡,也沒有罪過。我原沒有得罪你,你卻千方百計地要我的命。
  5. 願上主在我與你之間施行審判!只願上主替我報復你,我的手卻不願加害你。
  6. 就如古老的格言說說:『邪惡出惡人。』可是我的手決不加害你。
  7. 以色列的君王出來追捕誰呢﹖豈不是追捕一隻死狗,一隻跳蚤!
  8. 望上主做判官,在我與你之間施行裁判! 望衪受理,替我伸冤,救我脫離你的手」。

撒烏耳稱頌達味 

  1. 達味對撒烏耳說完這些話,撒烏耳就說:「我兒達味,這是你的聲音嗎﹖」
  2. 撒烏耳便放聲大哭,然後對達味說:「你比我正義.因為你以善對我,我竟以惡報你!
  3. 你今日對我行了一件極大的善事,因為上主原把我交在你手中,你卻沒有殺我。
  4. 人若遇見了自己的仇人,豈能讓他平安回去﹖願上主報答你,你今日對我所行的善事!
  5. 現今我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王國在你手中必愈趨穩定。
  6. 如今求你指著上主對我起誓:不要消滅我的後代子孫,也不要由我父家塗去我的名字」。
  7. 達味於是對撒烏耳發了誓。撒烏耳轉身回家,達味和跟隨他的人仍回了山寨。

第廿五章

納巴耳拒絕達味的要求 

  1. 撒烏耳死後,全以色列人集會,舉喪哀悼他,把他埋葬在他的故鄉辣瑪。以後,達味起身,下到瑪紅曠野。
  2. 在瑪紅有個人,他的產業都在加爾默耳,是個很富的人,有綿羊三千,山羊一千。那時他正在爾默耳剪羊毛。
  3. 這人名叫納巴耳,他的妻子名叫阿彼蓋耳;妻子聰慧美麗,丈夫卻是粗暴,行為惡劣,是加肋布族人。
  4. 達味在曠野媗本*リ琣掍縝b剪羊毛,
  5. 就打發十五個少年人去,向他們說:「你們上加爾默耳去,去見納巴耳,代我向他請安,
  6. 對他這樣說:你好! 望你平安,望你全家平安,也望你所有的一切平安!
  7. 現今我聽說你正剪羊毛;你的牧童和我們在一起時,我們沒有難為過他們,他們住在加爾默耳的時候,從來沒有失落過什麼。
  8. 你可問你的僕人,他們入會告訴你。為此,希望這些子年人在你眼蒙恩,因為我們正逢節日來到你這堙A請你把手中能給的東西,賜給你的僕人和你兒子達味」。
  9. 達味的少年人就到了納巴耳那堙A代達味把上述的話都給納巴耳說了,等待答覆。
  10. 納巴耳卻回答達味的少年人說:「達味是誰﹖葉瑟的兒子是什麼人﹖今天逃避主人的奴隸太多了!
  11. 難道要我把我的餅和水,為剪毛的人所預備的肉,拿來給那些我不知道是從哪堥茠漱H嗎﹖」
  12. 達味的少年人就原路回去,把這些話都給達味回報了。
  13. 達味就吩咐他的人說:「每人佩上刀! 」各人就佩上刀;約有四百人,跟達味上去,留下二百人看守輜重。

納巴耳妻迎接達味 

  1. 有個納巴耳的僕人告訴納巴耳的妻子阿彼蓋耳說:「達味從曠野派來了使者向我們主人請安,他竟侮辱他們。
  2. 那些人原來待我們很好,總沒有騷擾過我們;當我們在田野間同他們在一起時,總沒有失落過什麼。
  3. 我們同他們一起放羊的時期內,不分畫夜,他們常作我們的護衛。
  4. 現今,請妳恩量一下,看妳應作什麼,因為達味已決定要加害我們的主人和他的全家,而主人又脾氣暴燥,無法同他交談」。
  5. 阿彼蓋耳急忙拿了二百個餅,兩皮囊酒,五隻宰好的羊,五「色阿」炒過的麥子,一百串乾葡萄,二百無無花果糕餅,放在幾匹驢上,
  6. 對僕人說:「你們走在我前面,跟著你們去」。她並沒有將這事告訴她丈夫納巴耳。
  7. 她騎著驢,由山嶺後面上來,同時達味帶著他的人也向著她走來,與她相遇。
  8. 達味正思量說:「我白白地在曠野中保護了這些人的一切,使他所有的一點也未受損失,他竟對我以惡報德。
  9. 若我把這人的一切和所有的男人還存留到天亮,就望上主這樣懲罰我達味!
  10. 阿彼蓋耳一看見達味,急速由驢上跳下,俯伏在達味前,屈膝下拜,
  11. 跪在達味足前說:「我主! 這過錯全歸於我,讓你的婢女向你進一言,請你垂聽你婢女的話。
  12. 請我主別將這人的事放在心上! 他脾氣急燥,是個糊塗人,他名叫「納巴耳」,真名實相符,他的確昏愚。至於我,你婢女卻沒有見我主派來的少年。
  13. 我主,我現今指著永生的上主和你起誓:是上主防止了你,不使你流人的血,也不使你親手報仇。從此,願你的仇敵和想加害我主人的人,都像納巴耳一樣!
  14. 現今,請你把你婢女給我主帶來的禮物,賞給隨從我主的僕人。
  15. 請你原諒你婢女的過錯! 的確,上主要給我主建立一堅固的王朝,因為我主打是上主的仗,並且,你一生也沒有什麼過錯。
  16. 縱然有人起來迫害你的性命,但我主的生命是保存在上主,你的天主的錦囊中;至於你敵人的性命,上主卻用投石器將他們拋掉。
  17. 當上主對我主作了衪所說的一切好事,立你作以色列的元首時,
  18. 我主不將不會流了無辜者的向,或因親手雪恨,而感到心中不安,良心有愧。當上主恩待我主時,望你不要忘了你的婢女」。
  19. 達味向阿彼蓋耳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是可讚頌的! 感謝衪今天派妳來迎接我。
  20. 妳的聰慧是可讚美的,妳也是可讚美的,因為妳阻止了我傾流人血,親手復仇。
  21. 我指著那阻止我加害妳的上主,以色列的永生天主起誓:假使妳沒有急速來迎接我,明天天亮,一個男子也不會給納巴耳留下」。
  22. 達味從她手中接過她所帶來一切,向她說:「現在,妳可平安回到妳家堨h。看,我聽從了妳的勸告,顧全了妳的面子」。

達味娶阿彼蓋耳 

  1. 阿彼蓋耳回到納巴耳那堙A他正在家中設了像君王的盛宴。納巴耳心中非常快活,吃得大醉,直到早晨天亮,阿彼蓋耳一點也沒有將這事告訴他。
  2. 第二天早晨,納巴耳酒醒了,他的妻子便將發生的事告訴了他;他一聽這話,嚇得魂不附體,呆如頑石。
  3. 大約過了十天,上主攻擊了納巴耳,他就死了。
  4. 達味聽說納巴耳死了,就說道:「上主應受讚美,因為衪給我伸了冤,洗淨了我由納巴耳所受淩辱,防止了衪的僕人行惡;上主把納巴耳的罪惡歸在他自己頭上」。以後,達味派人對阿彼蓋耳說要娶她為妻。
  5. 達味的僕人到了加爾默耳,來見阿彼蓋耳,對她說:「達味派我們到妳這堥荂A為迎娶妳做他的妻子」。
  6. 她就起來,俯伏在地,下拜說:「你的婢女情願作奴隸,給我主人的僕人洗腳」。
  7. 阿彼蓋耳遂急速起來,騎上驢,帶了她的五個婢女作陪,跟隨達味的使者去,作了他的妻子。
  8. 那時達味已娶了依次勒耳人阿希諾罕為妻;她們二戈同作達味的妻子。
  9. 那時,撒烏耳已把他的女身兒,達味的妻子米加耳,嫁給了加林人拉依士的兒子帕耳提。

第廿六章

達味二次放撒烏耳 

  1. 齊弗人來到基貝亞見撒烏耳說:「達味藏在曠野邊緣哈基拉山中。
  2. 撒烏耳遂動身下到齊弗曠野,同他去的約有三千以色列精兵,在齊弗曠野搜捕達味。
  3. 撒烏耳在曠野邊綠哈拉基山上,靠路旁紮了營。當時達味住在曠野堙A他得知撒烏耳來到曠野搜捕自己,
  4. 遂派出偵探,因而得知撒烏耳確已來到。
  5. 達味遂起身來到撒烏耳紮營的地方,察看撒烏耳和他的統帥乃爾的兒子阿貝厏爾睡覺的地方:撒烏耳睡在行營中心,他的部隊駐紮在他的四周。
  6. 達味就問赫得人阿希默肋客和責魯雅的兒子約阿布的兄弟阿彼瑟說:「誰同我下到撒烏耳的營中去﹖」阿彼瑟答說:「我同你下去」。
  7. 達味和阿彼瑟便在夜間深入敵營,見撒烏耳睡臥在行營中心,他的槍插在頭旁地上,阿貝乃爾和部隊環繞他睡在四周。
  8. 阿彼瑟對達味說:「今天天主將你的仇人交在你手堣F! 如今讓我用他的槍,把他釘在地上,只一下,不需要給他第二下」。
  9. 達味卻對阿彼瑟說:「不可殺他! 因為誰敢插手加害上主的受傅者,而能無罪呢﹖」
  10. 達味又說:「我指著永生的上主起誓:只有上主可打擊他,或到了他的日子;終於死去,或下到戰場陣亡。
  11. 在上主散,我決不頊插手加害上主的受傅者。現今,你快拿去他頭旁的槍和水壺,我們就離去」。
  12. 達味遂就撒烏耳頭旁拿了槍和水壺,二人就走了。誰也沒有看見,誰也沒有理會,誰也沒有醒來,都沈睡了,因為上主使他們沉入睡夢中。

達味與撒烏耳談話 

  1. 達味走到對面,遠遠站在山頭上,他們彼此相隔很遠,
  2. 達味於是向軍隊和乃爾的兒子阿貝乃爾喊說:「阿貝乃爾! 你不答應嗎﹖」阿貝乃爾答說:「你是誰﹖竟敢吵醒君王!
  3. 達味對阿貝乃爾說:「你不是個好漢嗎﹖以色列中有誰能與你相比﹖民間來了一個要殺害你的主上君王的,你為什麼沒有好好護守你的主上君王﹖
  4. 這事你實在做的不對! 我指著永生的上主起誓:你們都該死,因為你們沒有好好護守你們的主子,上主的受傳者。現今你去看一看君王的槍在哪堙S他頭旁的水壺又在哪堙S」
  5. 撒烏耳認出是達味的聲音,就說:「我兒達味,這不是你的聲音嗎﹖」達味答說:「我主大王,是我的聲音」。
  6. 遂接著說:「我主為什麼迫害他的僕人﹖我究竟作了什麼惡事﹖
  7. 如今請我主大王聽他僕人一句話:如果是上主感動你來害我,願衪收納這個祭獻;但是;若是人煽惑你,他們在上主面前是該詛咒的,因為他們今日將我驅逐,不容我分享上主的產業,無異是說:你去,事奉外邦的神吧!
  8. 現今,願我的血不流在很遠的地方,因為以色列的君王出來獵取我的性命,就如人在山上獵取鷓鴣!
  9. 撒烏耳說:「我兒達味,我犯了罪,你回去吧! 我再不加害你了! 因為你今天實在珍惜了我的性命。哎! 我太昏愚,實在錯了!
  10. 達味答說:「這埵酗j王的槍,叫一個僕人來去。
  11. 願上主報答各人的正義和忠誠! 因為今天上主把你交在我手堙A我卻不頊加害上主的受傅者。
  12. 請看! 我今天怎樣看重了你的性命,也願上主怎樣看重我的性命,從一切憂患中拯救我!
  13. 撒烏耳對達味說:「我兒達味,你實在是可讚美的,你必有所作為,也必有成就」。然後達味走了,撒烏耳也回了家。

第廿七章

達味投奔基士 

  1. 達味心媟Q:「終有一天我會落在撒烏耳手中,倒不如逃到培肋舍特 中2去,使撒烏耳絕望,再不在全以色列境內找我,我方能擺脫他的毒手」。
  2. 達味遂帶了他那六百人,動身往加特王瑪敖客的兒子阿基士那堨h。
  3. 達味和他的兩個妻子:依次勒耳人阿希諾罕與曾作加爾默耳人納巴耳妻子的阿彼蓋耳,他的部隊,以及他們的眷屬,同阿基士一起住在加特。
  4. 有人告訴撒烏耳,達味逃到加特去了,撒烏耳就再不去搜他。
  5. 達味向阿基士說:「假使我在你眼中獲得寵幸,請在鄉間城鎮媯 戈一塊地方,叫我住在;為什麼你的僕人要同你一起住在京城內呢﹖」
  6. 那一天,阿基士就將漆刻拉格賜他;因此漆刻拉格直到今天還屬猶大王。
  7. 達味住在培肋舍特人地方,共計一年零四個月。

達味征討鄰邦 

  1. 達味帶著他的人上去,襲擊了革叔爾人、基爾齊人和阿瑪肋克人。這些民族所住的地方,是從特郎經叔爾直到埃及地。
  2. 當達味攻擊那地方時,沒有讓那堛漕k女生存,只把牛、羊、驢、駱馲和衣服搶來,帶回交給阿基士王。
  3. 每當阿基士間說:「今天你們襲擊了什麼地方﹖」時,達味總是答說:「襲擊了猶大的南方,刻尼人的南方」。
  4. 達味沒有讓那堛漕k女活著帶回加特來,因為達味想:「怕他們對我們不利的宣傳說:達味這樣對待了我們」。這是他住在培肋舍特地方整個時期內的作風。
  5. 阿基士相信了達味,心中想:「他在自己民族以色列人中,已留下臭名,他要永久作我的奴隸了」。

第廿八章

垃肋舍特人進攻 

  1. 那時培肋舍特人調集軍隊要進攻以色列人,阿基士對達味說:「你該知道你和你的人應協助我作戰」。
  2. 達味回答阿基士說:「好! 你就要知道你的僕人要作什麼」。阿基士對達味說:「那麼,我就立你常作我的護衛」。
  3. 那時撒慕已死,全以色列人舉喪哀悼他.把他葬在他的故鄉辣瑪。撒烏耳也早已將招魂的和行巫術的人驅逐出境。
  4. 培肋舍特人調齊以後,來到叔能紮營。

求問招魂的女巫 

  1. 撒烏耳看見培肋舍特人的軍營就害怕起來,心中非常恐慌,
  2. 遂去求問上主,但上主沒有藉夢境,也沒有藉「烏陵」,也沒有藉先知答覆他。
  3. 撒烏耳便對臣僕說:「你們給我找個召魂的女巫,我頊到她那堨h求問」。他的臣僕回答他說:「現今在恩多爾有個招魂的女巫」。
  4. 撒烏耳就改裝易服,帶了兩個人作伴,夜間來見那女人,對她說:「求妳用招魂的法術給我占卜,將向妳指出的人給我招上來」。
  5. 那女人回答說:「啊!你知道撒慕爾作了什麼,他已經將國內招魂和行巫術的人剷除,為什麼你來陷陷阱害我的性命,叫我死呢﹖。
  6. 撒烏耳就指著上主對她發誓說:「上主永在! 為這事妳決不會受害」。
  7. 那女人問說:「要我給你招誰上來﹖」他答說:「妳給我招撒烏耳上來」。
  8. 那女人一看見撒慕爾就大喊一聲,對撒烏耳說:「你為什麼哄騙我﹖你就是撒烏耳!
  9. 王對她說:「不要怕! 妳究竟看見了什麼﹖」那女人回答撒烏耳說:「我看見神由地中上來」。
  10. 撒烏耳問說:「什麼形狀﹖」她答說:「上來了一位老人,身披外氅」。撒烏耳便知道這是撒慕爾,遂俯首至地下拜。
  11. 撒慕爾對撒烏耳說:「為什麼你擾亂我,叫我上來﹖」撒烏耳答說:「我很是苦痛。培肋舍特人攻擊我,上主已遠離我,又不藉先知,也不藉夢境答覆我,所以我招你上來,指教我該作什麼」。
  12. 撒慕爾說:「上主既已離開了你,你為什麼還來問我﹖
  13. 上主對你實踐了衪藉我所說的話:上主已由你手中奪去王權,賜給了你的近人達味;
  14. 因為你沒有聽從上主的話,沒有執行衪對阿瑪肋克所懷的盛怒,為此,上主今天這樣對待了你。
  15. 上主還要把以色列和你一起交在培肋舍特人手中;明日你和你的兒子要同我在一起;並且上主也要把以色列軍隊交在培肋舍特人手中」。
  16. 撒烏耳一聽撒慕爾的話,非常恐懼,忽然跌倒在地;又因他一日一夜沒有吃喝,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17. 那女人就走到撒烏耳跟前,看見他很是驚慌,就對他說:「看,你的婢女聽了你的話,不顧性命,聽從了你給我說的話。
  18. 現今你也該聽從你婢女的話:我給你拿點食物來,你吃了,好有力氣走路」。
  19. 他卻拒絕說:「我不吃」。但是他的臣僕和那女人都勉強他,他才聽從了他們的話,從地上起來,坐在床上。
  20. 那女人在家埵鹿Y肥牛,急忙宰了,又把麵調好,烤成無酵餅,
  21. 擺在撒烏耳和他臣僕面前;他們吃了以後,當夜就起身走了。

第廿九章

將領不信任達味 

  1. 培肋舍特人將軍隊全調集在阿費克,同時以色列人在依次勒耳附近的泉旁紮營。
  2. 培肋舍特的莤長,有領一百人的,也有領一千人的,列陣在前;達味帶領自己的人同阿基士列陣在後。
  3. 培肋舍特人的將領說:「這些希伯來人作什麼﹖」阿基士回答培肋舍特人的將領說:「他不是以色列王撒烏耳的臣僕達味嗎﹖他已同我在一起有一二年了,從他歸順我那一天起,他已在他身上從未發現什麼過錯」。
  4. 培肋舍特將領向他大發憤怒說:「把這人打發回去,回到你給他指定的地方去,不要讓他同我們一起下去打仗,免得他他在戰爭中作出賣我們的細,他不借用我們這些人的頭,怎能獲得他主人的歡心﹖
  5. 人在舞蹈時歌詠說:「『撒烏耳殺了一千,達味殺了一萬』,不就是這達味嗎﹖」

基士打發達味回去 

  1. 阿基士就將艮召來,向他說:「願永生的天作證:你是可靠的人,你同我在軍中出入,我很滿意,因為自你投奔我那一天起,我在你身上並沒有發現什麼可指摘之事;但是莤長們不喜歡你。
  2. 現今你回去,平安去吧! 免得培肋舍特人的茜長們厭惡」。
  3. 達味回答阿基士說:「我作了什麼不對﹖或是自我來服你那一天起,直到今日,你在你僕人人身上發現了什麼不對,竟不肯讓我同我大王的敵人交戰﹖」
  4. 阿基士回答達味說:「我知道你在我眼中,好像一位天主的使者,但培肋舍特的將領說:不許他同我們一起作!
  5. 明早起來,你同你一起來的你主人的僕人,都往我給你指定的地方去,心中不要抱怨,我是喜歡你的,所以明天,天一亮,你們就動身回去吧!
  6. 於是達味和他的人清早就起身,回培肋舍特地方去了。培肋舍特人上了依次勒耳。

第三十章

刻拉格被洗劫 

  1. 當達味和他的人第三天來到漆刻拉格時,阿瑪肋克人已侵入乃革布和漆刻拉格,將漆刻拉格洗劫,放火燒了,
  2. 將城中的婦女,以及所有的幼,都據了去;但沒有殺人,只將他們據走,回返原路。
  3. 達味和他的人來到城 旁,見城已被火燒毀,他們的妻子兒女盡被據去,
  4. 遂放聲大哭,直哭得聲嘶力竭。
  5. 達味的兩個妻子:依次勒耳人阿希諾罕和曾作加爾默耳人納巴耳妻子的阿彼蓋耳也被據去了。
  6. 達味陷入窘境,因為人民各為自己的兒女非常痛心,都說要用石頭打死他;但是達味更加堅固倚靠上主,他的天主。

達味追回一切 

  1. 達味對阿希默肋客的兒子厄貝雅塔爾司祭說:「請你將「厄弗得」給我拿來 ! 」厄貝雅塔爾就將厄弗得」給達味拿了來。
  2. 達味求問上主說:「我該追趕這些土匪嗎﹖我追得上嗎﹖」上主答說:「你去追趕,必能追上,能救回 一切」。
  3. 達味和隨從他的六百人於是立即出發,到了貝索爾河。
  4. 艮帶著四百人仍向追趕,其餘二百人因為過於疲倦,不能過貝索爾河,就住下了 。
  5. 有人在田間遇見了一個埃及人,把他領到達味前,給他飯吃,給他水喝,
  6. 又給他一個無花果餅,兩串乾葡萄;他吃了後,精神就恢復了, 因為他已三天三夜沒有吃飯喝水了。
  7. 達味問他說:「你是誰的人,你是哪堛滿S」他答說:「我是個埃及少年,為一個阿瑪肋克人做奴隸,因為我 害病,我主人拋棄我已三天了。
  8. 我們侵擊了革肋提人的南部,猶太的南   部和加肋布的南部,放火燒了漆刻拉格」。
  9. 達味問他說:「你能領我下到這群土匪那堨h嗎﹖」他答說:「你要指著天主給我起誓:不殺我,也不將我交在我主人手堙A那麼我就領你下到這群土那堨h」。艮對他起了誓,
  10. 他便領他下去了。看,土匪都散在各處,正在吃喝,慶祝他們從培肋舍特和猶大地方搶來的大批勝利品。
  11. 達味從天亮直到晚上,擊殺他們,消滅他們,除四百駱馲騎逃走的兵士外,一個也沒有逃脫。
  12. 凡阿瑪肋克人所據去的,達味都救了回來,也救回了他的兩個妻子。
  13. 凡被據去的,不論老幼,不論子女,不論什麼財物,一個也不缺,達味全都奪了回來。
  14. 他們奪回了所有牛羊,牽到達味前說:「這的達味的戰利品」。

達味善待後方士兵 

  1. 達味回到那二百人那堙A他們因為走路疲乏,不能跟著去,達味就叫他們留在貝索爾河旁,──這些人就前來歡迎跟隨他的軍人也上去向廿請安。
  2. 達味前去的人中,有些不良份子無賴之徒高聲嚷說:「他們既然沒有與我們同去,我們所救回來的財物,什麼也不要分給他們,只他們各自帶自己的妻子和兒女4 回去。
  3. 達味就說:「兄弟們,上主既然這樣恩待我們,保護我們, 把這群前來攻擊我們的土匪,父在我們手堙A你們決不能這樣做。
  4. 在這件事上,誰能依從你們呢﹖那下去打仗的得多少;大家應當平分!
  5. 從那天起,達味給以色列立定了這項至今有效的規律和法律。

給猶大各城送禮 

  1. 達味回到漆 刻拉格,照猶大所有的城邑,從勝利品中拿了些給他們的長說:「請看! 這是由上主敵人的財物中,給你們分送的禮物」。
  2. 就是給了那些在貝突耳 的,在辣瑪南方的,在雅提爾的,
  3. 在阿息辣辣的,在息弗摩特的,在厄市特摩的,
  4. 在加 爾默耳的,在耶辣默耳人城中的,在刻尼人城中的,
  5. 在曷爾瑪的,在波爾阿商的,在阿塔客的,
  6. 在赫貝龍的長老,也給了在達味和其他人民曾經漂流過的地方的人。

第卅一章

撒烏耳陣亡 

  1. 培肋舍特人攻打以色列人,以色列人由培肋舍特面前逃走,在基 耳波亞山上陣亡的人很多。
  2. 培肋舍特隨後追擊撒烏爾和他的兒子約納堂、   阿彼納達和瑪耳基叔亞;
  3. 以後,集中攻打撒烏耳,弓手射中了他,傷勢很 重。
  4. 當時撒烏耳對自己的執戟者說:「拔出你的劍來,將我刺死,免得那些未受割損的人來刺死我,侮辱我! 」但是執戟者非常害怕,不肯作這事。 於是撒烏耳拔出劍來,伏劍自刎。
  5. 執戟者見撒烏耳已死,也伏劍自刎,和他同死了。
  6. 這樣,撒烏耳和他的三個兒子,都在一天一同陣亡了。
  7. 住在   平和住在約旦河那邊的以色列人,沝以色列人逃散了,撒烏耳和他的兒子們   陣亡了,就都棄城逃走;培肋舍特人遂來住在那堙C
  8. 次日,培肋舍特前來 剝取陣亡者的衣服時,發現撒烏耳和他的三個兒子也陣亡在基爾波亞山上。
  9. 他們就砍下撒烏耳的頭,取去他的武器,送到培肋舍特各地,向他們的神 和人民傳報這喜信:
  10. 把他的武器放在阿斯托勒特廟內,將他的屍首懸在 貝特商城牆上。

撒烏耳與其子的安葬 

  1. 基肋阿得雅士的居民,一聽說培肋舍特人對撒烏耳所行的一切,
  2. 所有的勇士就動身,走了一夜,從貝特特商城牆上取下撒烏耳   和他兒子們的屍體,帶回雅貝士,在那堮I了。
  3. 然後將他們的骨骸收斂 起來,埋在雅貝士檉柳下,禁食七天。

 [撒慕爾上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