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德爾傳

Esther 共 10 章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補錄甲

1.    本雅明族人克士的曾孫,史米的孫子,雅依爾的兒子摩爾德開,在薛西斯大王第二年,「尼散」月初一做了一夢。?

2.    他是猶太人,住在穌撒,在朝廷裏做大官。

3.    在巴比倫王拿步高從耶路撒冷擄去猶大王耶苛尼雅時,他也一同被擄去。?

4.    他的夢如下:他聽見喧嘩吶喊,雷鳴地震,地上一片混亂之聲。

5.    忽見兩條巨龍前來,準備撕殺,發出狂吼怒號。

6.    萬民都應聲備戰,攻擊正義的民族。

7.    那是黑暗和恐怖的日子,世上滿佈憂患、痛苦、悲哀和暴亂,

8.    所有正義的民族都感到恐惶,害怕災難;於是準備犧牲,向天主哀號。

9.    當他們哀號之際,由一小泉忽湧出了一條大河,水勢凶湧;

10.同時曙光和太陽出升,貧賤的人受褒揚,顯貴的人被吞滅。

11.摩爾德開夢見此事,就驚醒了;心想天主有何意思,一天到晚思索夢中的意義。

12.此時,摩爾德開與君王的兩個看門太監,彼革堂和特勒士,住在宮中。

13.他發覺了他們二人的陰謀,就留心觀察他們的行動;察知他們要對薛西斯王下毒手,就將此事報告給君王。

14.於是君王拷問這兩個太監,他們招供後,就處以死刑。

15.王親自筆錄了這事的原委,存入檔案;摩爾德開也記錄了這件事。

16.王遂委派摩爾德開在朝廷內供職,並因這功勳,賜給他獎品。

17.但是,在君王前負有名望的阿加格人哈默大達的兒子哈曼,為了這兩個太監的事,卻有意加害摩爾德開和他的民族。

第一章

1.    在薛西斯為王時,發生了這樣的事:?這薛西斯當時管轄的版圖,自印度至雇士,共計一百二十七省?

2.    他在穌撒禁城登極後,

3.    第三年,設宴款待所有的公卿朝臣,波斯與瑪待的將官,各省的賢達與總督,

4.    一連一百八十天,天天誇耀他帝國的豪華富裕,和他赫赫堂皇的榮耀。

5.    這些日子過了以後,王又在宮內的御苑裏,一連七天,歡宴穌撒禁城的全體人民,不分尊卑,都來參加。

6.    庭院各處裝飾著白色和紫紅色的壁氈,繫著純白色朱紅色的彩帶,懸在白大理石柱的銀環子上;在碧玉、白玉、珍珠和寶石舖砌的地面上,陳設了金銀的床榻。

7.    進飲的器皿,都是金銀製的,大小俱全;御釀豐美,以示王家的厚貺。

8.    飲酒隨意,無須強勸,因為王已命宮內侍役,應隨各人所好,善加招待。

9.    同時瓦市提皇后,在薛西斯王的後宮,也擺設盛宴,款待婦女。

10.至第七日,君王一時酒酣耳熱,就命默胡曼、彼次達、哈波納、彼革達、阿巴革達、則塔爾和加爾加斯,?七個侍從薛西斯王的宦官?

11.去召瓦市提王后,叫她頭戴后冠,到君王跟前來,讓眾百姓與朝臣瞻仰她的美麗,因為她的容貌,嬌媚可愛。

12.但是瓦市提王后拒絕前來,不肯遵行宦官傳來的王命。於是君王勃然大怒,五內如焚,

13.遂與通達時務的朝臣商議說:?因為當時君王要辦一事,必與精通法律民情的朝臣商議;

14.那時在王身傍有加爾舍納、舍塔爾、阿德瑪達、塔爾史士、默勒斯、瑪色納、默慕干,七位波斯和瑪待的公卿;他們常在君王左右,分居國家的高位?

15.「按法律應如何處置瓦市提王后呢?因為她沒有履行宦官傳下的王命。」

16.默慕干在君王及公卿前建議說:「瓦市提王后不但得罪了君王,並且還得罪了薛西斯王各省的諸侯與人民,

17. 因為王后的這種行為,一傳到所有的婦女耳中,她們必將效尤,輕視自己的丈夫,而且說:薛西斯王命人召瓦市提王后到他跟前,她卻沒有來;

18.今日凡聽到王后這種舉動的波斯與瑪待的公主貴婦,也必說同樣的話,對一切王家公卿,也照樣輕視忿怒。

19.陛下如果贊成,可下一道上諭,附於波斯與瑪待的法典內,成為法律,禁止瓦市提后今後朝見薛西斯王;至於她的后位,王可賜與另一位比她賢淑的國妃。

20.當君王下的這道命令,傳遍整個版圖廣闊的國土時,全國的婦女,不拘尊卑,對自己的丈夫必表示尊敬。」

21.對這建議,君王和公卿都表示贊成;王就依照默慕干的建議施行,

22.向全國各省,傳遞文告,依各省的文字和各民族的語言,敕令天下所有的丈夫,應為一家之主,可隨意發號施令。

第二章

1.    這些事以後,薛西斯王的盛怒遂平息了,不再回念瓦市提和她所作的事,也不再追究對她所決定的事。

2.    於是侍奉君王的僕役說:「應為大王另選美貌的年輕處女;

3.    大王可指派委員到全國各省,把所有美貌的輕處女,都召集到穌撒禁城的後宮來,由管理嬪妃的王家太監赫革負責照應,供給她們美容潤身的香料。

4.    那中悅君王的處女,就得代瓦市提為后。」這建議正合了王的心,王就照樣進行。

5.    在穌撒禁城內,有一個猶太人,名叫摩爾德開,是雅依爾的兒子,史米的孫子,本雅明族人克士的曾孫,

6.    克士是巴比倫王拿步高由耶路撒冷將猶大王耶苛尼雅擄時,被擄的俘虜之一。

7.    摩爾德開撫養了他的堂妹哈達撒,又名叫艾斯德爾,她自幼就喪失父母。這女孩身材標致,容貌美麗,自她父母去世後,摩爾德開就收她作自己的女兒。

8.    不久,皇帝的諭旨和詔令,傳遍了全國,許多少女都被召到穌撒禁城,受赫革的監護,艾斯德爾也被帶到王宮,交與管理嬪妃的赫革看管。

9.    她很討赫革喜悅,大得他的寵愛,遂立即供給她美容潤身的物品和所需食品,並選派了七個美麗的宮女服侍她,又將她和她的侍女遷移到後宮最好的宮院裏。

10.但艾斯德爾卻沒有說出她自己的民族和身世,因為摩爾德開早已吩咐她不要提及此事。

11.此後,摩爾德開天天在後宮的庭院前徘徊,好打聽艾斯德爾的消息,想知道她的情形如何。

12.在每個處女輪流去見薛西斯王以前,都該先按嬪妃的規則,度過十二個月的「潤身期:」六個月應用沒藥汁,六個月應用香液,以及女人潤身的修飾品。

13.有了這樣的準備,少女纔可去見君王;凡她所要求的,都應讓她由後宮帶進王宮去。

14.她晚上進去,次日早晨回到另一座後宮,受君王管理嬪妃的太監沙市加次的監護;除非君王寵愛她,提名召她,她不得再親近君王。

15.一輪到摩爾德開的叔父阿彼海耳的女兒?即摩爾德開的養女?艾斯德爾去見君王的時候,除了管理嬪妃的王家太監赫革給她預備的東西以外,她什麼也不要;凡看見艾斯德爾的人,沒有不喜愛她的。

16.艾斯德爾在薛西斯為王第七年十月即「太貝特」月,被召進王宮。

17.愛艾斯德爾超過所有的嬪妃。在所有的處女中,她最得君王的歡心和喜愛。王便將后冠戴在她頭上,立她為王后,以代瓦市提。

18.於是,王給眾文武官員擺設盛宴,一連七天,號為艾斯德爾宴,又給全國各省頒賜大赦,並按照君王的法度敕贈御品。

19.當二次召集處女時,摩爾德開仍在御門供職。

20.那時艾斯德爾,按著摩爾德開事先給她吩咐了的,還沒有透露自己的身世和種族:凡摩爾德開吩咐的,艾斯德爾必盡力遵守,如同昔日受他撫養時一樣。

21.摩爾德開在御門供職的時候,王的兩個守門大監,彼革堂和特勒士,因一時忿怒,就設計對薛西斯王下毒手。

22.但摩爾德開一發覺了那陰謀,就告知艾斯德爾王后,艾斯德爾便以摩爾德開的名義轉告君王。

23.那陰謀經過調查證實以後,就將他們二人懸在木架上,處以極刑。此事的原委,當著君王的面,記錄在年鑑內。

第三章

1.    此後,薛西斯王擢陞阿加格人哈默大達的兒子哈曼,使他進級,位居所有同僚公卿之上。

2.    君王下命,凡在御門供職的臣僕,都應向哈曼俯首下拜,只有摩爾德開不肯向他低頭,也不下拜。

3.    於是御門供職的臣僕問摩爾德開說:「為什麼你違犯王命?」

4.    他們天天這樣問他,他也不聽;他們便告訴了哈曼,說摩爾德開背叛王命,想觀察摩爾德開的態度是否堅持到底,因為他曾給他們說自己是猶太人。

5.    哈曼見摩爾德開不向他低頭下拜,就非常忿怒,

6.    心想只殺害摩爾德開一人,還不足洩恨,因為人向他告訴了摩爾德開的身世;於是哈曼打算把薛西斯王整個帝國內的一切猶太人,和摩爾德開一起殺盡滅絕。

7.    在薛西斯為王第十二年正月,即「尼散」月,有人在哈曼前抽「普爾」,就是抽籤,為定一個日子和月份,好在那一天滅絕摩爾德開的種族。結果,抽出了十二月,即「阿達爾」月十三日。

8.    於是哈曼對薛西斯王說:「在你全國各省內,有一個民族,散居在各民族之間,他們的法律和各民族的都不同,又不遵守王法;容留他們,於君王實在不利。

9.    若君王贊同,可諭令把他們滅絕,我願捐一萬「塔冷通」銀子,交與管理國庫的人,歸入王庫。」

10.於是君王由自己的手上,取下指璽,交與那迫害猶太人的阿加格人哈默大達的兒子哈曼。

11.接著對哈曼說:「錢仍還給你,至於這個民族,你可任意處置。」

12.即在正月十三日召集了眾御史,根據哈曼的旨意,用各省習用的文字,和各民族的方言,擬定了一道文書,頒發給各省御史大臣,各省省長,各民族族長;文書用薛西斯王的名義措辭,並蓋上君王的指璽;

13.然後由眾驛使傳遞至帝國各省,限令在一天內,即十二月,「阿達爾」月十三日,把全國所有的猶太人,不論老幼婦孺,一律加以殲滅、屠殺、剷除,財產一律沒收。

補錄乙

1.    諭文如下:「薛西斯大王欽命印度至厄提約丕雅之一百二十七省省長及其屬員事:

2.    自朕轄治各邦,管理全國以來,未嘗妄用職權,而常以寬容仁慈,撫育我人民,志在庶民皆享康樂,舉國共慶昇平,勤苦經營,以圖國泰民安,恢復人類久已渴望之和平。

3.    朕今諮詢樞密,何以克遂此願。而哈曼首相,秉賦忠貞,信智超群,

4.    上奏朕曰:有一敗類,散居天下萬邦,風俗律法,與天下異,且不從王法,使朕所頒政令,難奏厥功。

5.    今朕始悉其端,惟此民族,與眾殊異,固守己法,生活異趣,對朕天下,實存野心,致力破壞,是以國家不獲安寧。

6.    因此朕令:凡當今首相?朕之亞父哈曼?在文書內所示之人物,務於本年十二月即「阿達爾」月十四日,偕其妻孥子女,應一律刀斬,殲滅九族,不得留情顧惜。

7.    務使古今敗類,於一日之間,悉葬身九泉,然後國必求安,亂事方息。」

8.    諭文應在各省公佈,通知天下人民,準備應付這一天。

9.    驛使因迫於君令,就迅速出發;在穌撒禁城裏立即公佈了這道上諭。此時君王與哈曼同席共飲;但是穌撒全城卻陷於混亂。

第四章

1.    摩爾德開一知道所發生的事,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披上苦衣,撒上灰土,走到京城中心,大聲哀號,

2.    一直走到御門前,因為身披苦衣的,不准進入御門。

3.    此時在各省裏,凡是諭文與敕令傳到的地方,猶太人都哀號、禁食、哭泣、悲痛;許多人且身穿苦衣,躺在灰土中。

4.    艾斯德爾的宮女和太監跑來報告給她,王后得悉,萬分悲傷,立即送衣服去,叫摩爾德開穿上,脫下苦衣;但是他沒有接受。

5.    艾斯德爾就叫王派來侍侯她的太監哈塔客來,吩咐他去見摩爾德開,探聽一下發生了何事,為何如此。

6.    哈塔客遂走到御門前的廣場,去見摩爾德開。

7.    摩爾德開便將所遭遇的事,也將哈曼為消滅猶太人給王庫捐獻的銀錢,都詳細告訴了他,

8.    並且把在穌撒已公佈的滅絕猶太人的一分諭文交給他,轉呈艾斯德爾披閱,並請她快去懇求君王為自己的民族求情,且叫他向艾斯德爾說:「請你回憶你孤苦零丁的時候,怎樣在我手下長大成人。如今一人之下的哈曼已求准要處死我們。請你呼求上主,並為我們向君王求情,救我們不死!」

9.    哈塔客回來,將摩爾德開的話回報給艾斯德爾。

10.艾斯德爾吩咐哈塔客去回覆摩爾德開說:

11.「王所有的公卿與各省的百姓都知道,任何人不論男女,未奉召見,而擅入內庭往謁君王的的,除非君王向他伸出金杖賜他生存,一律應依法處死。況且我已三十天未蒙召親近君王了。」

12.哈塔客將艾斯德爾的話轉告給摩爾德開。

13.摩爾德開叫他回覆艾斯德爾說:「不要心想,一個猶太人在王宮裏就可保全性命!

14.決不會。在這生死關頭,你若緘默不言,猶太人也必會從別處得到救援和援助。但是,在這光景下,你和你的家族必遭滅亡。誰知你之所以得涉足朝廷,不正是為了挽救現在的危機呢!」

15.艾斯德爾令人轉告摩爾德開說:

16.去召集一切住在穌撒的猶太人,為我禁食,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同時,我與我的宮女,也同樣禁食;此後,我就越規去見君王,即便我死,死也情願!」

17.於是摩爾德開走了,進行艾斯德爾所吩咐他的一切事。

補錄丙

1.    摩爾德開想起了上主所作的一切,就向上主哀求說:

2.    「上主,上主!全能的君王!萬事都屬你權下,若你願意拯救以色列,誰也不能反抗。

3.    你造了天地,以及天下的千奇萬妙之物;你是萬有的主宰。上主,誰能抵抗你?

4.    上主!你洞察萬事,知道我不叩拜蠻橫的哈曼,並不是出於傲慢、自大,或任何貪求虛榮的心;反之,若為了以色列的安全,需要跪吻他的腳掌,我也在所不辭。

5.    但是,我這樣做,是不願將人的光榮,置諸天主的光榮以上;並且,我的上主,除了你以外,我決不叩拜任何人。我如此做,不是出於傲僈。

6.    上主,天主,天地的君王,亞巴郎的天主!現今求你憐憫你的民族!因為人決意要消滅我們,要摧殘自始就屬於你的產業。

7.    求你不要輕視你從埃及為你自己贖出的產業!

8.    願你俯聽我的祈求,憐憫你的家業,化哀傷為喜慶,使我們能生存在世界上,歌頌你的聖名。上主!求你不要讓那些讚美你的口舌喪亡!」

9.    此時,全以色列都竭力呼救,因為他們已面臨死亡。

10.艾斯德爾王后,自覺也有死的威脅,於是投奔到上主前;脫去華服,穿上悲傷哀悼的衣裳,頭上撒上灰塵和糞土,以代替貴重的香膏,嚴厲刻苦肉身,頭髮散垂,毫無裝飾,向上主以色列的天主祈禱說:

11.「我的上主!只有你是我們的君王,求你援助我這孤苦無靠的人!除你以外,我沒有別的救援,因為危險已迫於眉睫。

12.我自幼在我父家,就聽說是你,上主,從各民族中揀選了以色列;又從各民族的祖先中揀選了我們的祖先,作你永遠的產業:凡你所預許的,無不一一給他們實踐。

13.但是現今我們犯罪得罪了你,你將我們交在敵人的手中,因為我們敬奉了他們的神祇;上主,你如此作是公義的。

14.我們備受奴役慘痛的苦楚,他們尚以為不足,如今還向他們的神祇宣誓:要廢除你發出的號令,消滅你的家業,杜絕頌揚你的口舌,熄滅你聖殿的光輝,拆毀你的祭壇,

15.放縱異教人的口舌,去稱揚虛偽的偶像,永遠崇拜一個有血肉的君王。

16.上主!不要將你的權杖,交與那些根本是虛無的人物;不要使他們嘲笑我們的沒落,反使他們的陰謀傷害自己,作為那謀害我們者的鑑戒。

17.上主!求你記念我們,在這災難之時,求你顯現!神明的君王,全能的主宰,求增我勇氣!

18.賜我在猛獅前,口能說動聽的話;求你轉變他的心意,去憎恨我們的仇人,使那人和與他同謀的人,同歸於盡。

19.惟願你親手拯救我們!上主!求你授助我這孤苦無告的人,除你以外,我沒有別的依靠。

20.你洞悉一切,知我憎恨所有不法者的光榮,厭惡未受割損者和一切異民的床褥;

21.你知道我是迫不得已,因為我憎惡上朝時戴在我頭上的那尊貴的徽號:憎厭它像沾了不潔的褻布;在我獨居時,我決不佩戴。

22.況且,你的婢女沒有吃過哈曼席上的食物,沒有嘗過君王的盛宴,也沒有飲過奠祭的酒。

23.從我被帶到這裏的那一天起,直到現在,上主,亞巴郎的天主!除你以外,你的婢女沒有別的喜樂。

24.威能超眾的天主,求你俯聽失望者的呼聲,拯救我們脫離惡人的毒手,並救我脫離恐怖!」

補錄丁

1.    第三天,艾斯德爾祈禱完畢,脫去苦麻服,穿上艷麗服裝,

2.    刻意裝飾打扮,又呼求了鑒臨萬物,拯救眾生的天主,就帶了兩個婢女:一個扶著她那弱不禁風的身體;另一個尾隨於後,扯起她的長裙。

3.    她體態輕盈,容貌嬌艷,令人喜愛;但她此時卻心驚膽戰。

4.    經過幾道宮門,來到君王前;此時君王正高坐龍椅,身著蟒袍玉帶,金璧輝煌,使人一見生畏。

5.    君王抬起頭來,見王后前來,龍顏大變,怒目而視;王后登時嚇的昏迷,面無人色,倒在隨侍她的婢女身上。

6.    但天主忽然轉變了君王的心,使他的態度轉為和顏悅色,急忙跑下龍椅,雙手把她抱住,及至王后甦醒,王便以溫和的言語撫慰她說:

7.    「艾斯德爾,你有什麼事?我是你哥哥,儘管放心好了!你不至於死,王法只是限於屬下。請上前來!」

8.    於是拿起金杖,放在她頸上,且吻她說:「向我說罷!」

9.    她答說:「我主,我見了你,好像見了天主的使者;一見你的威儀,我就心神慌亂了。

10.我主,你實令人驚奇,儀容又和藹可親。」

11.她正在說話時,又暈倒了。君王因此十分擔心,眾臣僕便都設法使她甦醒過來。

第五章  

1.    第三天,艾斯德爾身穿王后的華服,站在王宮的內院,面向宮殿;那時君王正坐在宮殿的寶座上,面向宮門。

2.    君王一見艾斯德爾王后在庭院內,就對她起了寵幸的心,於是向艾斯德爾伸出手中的金杖,艾斯德爾遂上前來,摸了金杖的頂端。

3.    君王問她說:「艾斯德爾后,你有什麼事?你要求什麼?即使要求一半江山,我也必賜給你!」

4.    艾斯德爾答說:「若大王開恩,請大王今日與哈曼同去飲妾為陛下所預備的酒宴。」

5.    王遂說:「快叫哈曼來,以滿足艾斯德爾的心願!」於是王和哈曼一同去赴艾斯德爾預備的酒宴。

6.    酒興之餘,王對艾斯德爾說:「你要求什麼,我必給你;不管你求什麼,那怕是半壁江山,也必照辦。」

7.    艾斯德爾答說:「這即是我的懇請和要求:

8.    如果我見寵於大王,如果大王樂意俯允我的懇請,實踐我的要求,就請大王明天與哈曼,再來飲妾所設的酒宴;明天我必依照君王的命答覆陛下。」

9.    那一天,哈曼出去,非常高興,滿心喜樂;但是哈曼一見在御門前的猶太人摩爾德開既不起立,也不退避,就對他滿懷憤恨,

10.卻仍忍氣回了家,且打發人叫他的朋友和愛妻則勒士來,

11.向他們誇耀自己如何富貴榮華,子女如何眾多,君王如何尊崇他,如何高舉他在眾公卿和朝臣之上。

12.他又說:「甚至,艾斯德爾王后,除我以外,沒有請任何人與君王一同赴她設的盛宴;明天又請我再同君王到她那裏去。

13.但每當我一見坐在御門前的猶太人摩爾德開時,這一切於我都乏味了!」

14.他的愛妻則勒士和他的朋友便對他說:「該做一個高五十尺的刑架,天一亮就對君王說:把摩爾德開懸在上面!這樣你可欣然與君王共同赴筵了。」哈曼看這主意不錯,就叫人做了一個刑架。

第六章  

1.    那一夜,君王因失眠,便令人取大事錄,即年鑑來,在他面前誦讀。

2.    書上這樣記載:摩爾德開如何告發了君王的兩個守門太監彼革堂和特勒士,企圖殺害薛西斯王的事。

3.    王問說:「摩爾德開為這事得到什麼尊榮和地位?」服侍他的僕役答說:「他什麼也沒有得到。」

4.    正當君王探聽摩爾德開的賢德時,恰巧哈曼在庭院裏,於是王問說:「是誰在庭院裏?」原來哈曼正走到了王宮的外庭,要請求君王把摩爾德開懸在他豎起的刑架上。

5.    王的僕役答應說:「是哈曼站在庭院裏。」王說:「叫他進來!」

6.    哈曼進來,王對他說:「假如君王要顯耀一個人,應該怎樣對待他?」哈曼心想:除我以外,君王還能顯耀誰呢?

7.    於是哈曼對君王說:「大王對願顯耀的人,

8.    應拿出大王穿的龍袍和大王騎的頭戴「御馬冠」的駿馬;

9.    將龍袍和駿馬交給大王的一個大臣,叫他給大王所要顯耀的人穿上,領他騎著御馬在城中的廣場遊行,還要有人走在他前面喊道:看,凡皇上願意顯耀的人,就是這樣的待他。」

10.王對哈曼說:「趕快拿龍袍和駿馬來,就照你所說的,去對待坐在御門旁的那猶太人摩爾德開罷!凡你所說的,一點也不可忽略!」

11.哈曼就拿了龍袍和駿馬來,先給摩爾德開穿上龍袍,然後扶他騎上駿馬,領他在市內的廣場遊行,還走在他前面喊道:「凡皇上願意顯耀的人,就是這樣的待他。」

12.事後,摩爾德開回到御門,哈曼卻趕快回了家,蒙著頭飲泣。

13.哈曼將所遭遇的,都給他的愛妻則勒士和朋友述說了。他的謀士和愛妻則勒士對他說:「在摩爾德開前,你既開始失敗,如果他真是猶太人,你決不能得勝他,終必敗於他前。」

14.他們正同他談論時,王的太監來催哈曼赴艾斯德爾設的盛宴。

第七章

1.    君王和哈曼同來與艾斯德爾王后宴飲。

2.    在這第二天的酒興之餘,王又對艾斯德爾說:「艾斯德爾后!你要求什麼,我必給你;不論你要求什麼,即便是半壁江山,也必照辦。」

3.    艾斯德爾后答說:「大王!如果我獲得你垂青寵愛,如果大王歡喜,請饒我一命,這是我的懇請;也饒我民族一命,這是我的要求,

4.    因為我和我的民族,已被人出賣,快要遭受蹂躪、屠殺、毀滅。若是我們只被人賣奴婢,那麼我必不開口;但這仇人毫不顧及君王所受的災害。」

5.    薛西斯王問艾斯德爾后說:「這人是誰?那心內打算作這事的人在那裏?」

6.    艾斯德爾答說:「這仇人和死敵,就是這敗類哈曼。」哈曼立時在君王及王后前,驚惶萬分。

7.    於是君王勃然大怒,即刻退席,走進了御苑;哈曼遂起來懇求艾斯德爾后饒他一命,因為他看出了君王已決意要將他置於死地。

8.    王由御苑回到餐廳,哈曼正俯伏在艾斯德爾所坐著的榻旁,王惡聲吒叱說:「在王宮內,當著我的面,居然膽敢存心侮辱王后!」王的話一出口,僕人就蒙起哈曼的臉。

9.    君王座前的一個太監哈波納說:「正巧,在哈曼家裏,有他給那位曾一言造福大王的摩爾德開,豎立的一個五十尺高的刑架。」王說:「將他懸在上面!」

10.人們遂把哈曼懸在他自己為摩爾德開所做的刑架上;王的忿怒這纔平息。

第八章  

1.    薛西斯王當日就將猶太人的敵人哈曼的家業,賜給了艾斯德爾王后;艾斯德爾同時也說明了摩爾德開與她自己的關係,摩爾德開就來覲見君王。

2.    君王於是取下由哈曼裏拿回來的指璽,給了摩爾德開,艾斯德爾以後叫摩爾德開管理哈曼的家業。

3.    艾斯德爾又去向君王求情,俯伏在他足下,含淚哀求他取消阿加格人哈曼所加的禍害,和他為害猶太人所設的陰謀。

4.    王向艾斯德爾伸出金杖,艾斯德爾就起來,站在君王前,

5.    說:「如果大王喜歡,如果我得陛下寵幸,如果大王認為合理且喜愛我,就請寫一道諭令,把大王為消滅全國各省的猶太人所頒下的文書,即阿加格人哈默大達的兒子哈曼的陰謀廢除。

6.    事實上,我怎能忍見我的民族遭受迫害?我怎能忍見我的親屬消滅?」

7.    薛西斯王對艾斯德爾后和猶太人摩爾德開說:「我已將哈曼的家業賜給了艾斯德爾,而他本人已被懸在刑架上,因為他竟要對猶太人下毒手。

8.    如今就照你們的意思,以君王的名義,為保護猶太人寫一道文書,蓋上君王的玉印。凡以君王名義所寫,且蓋有君王玉印的文書,決不得廢除。」

9.    就在那時候,即在三月?「息汪」月二十三日,召集了眾御史,要依照摩爾德開為保護猶太人提示的一切,用各省的文字,各民族的語言,也給猶太人以他們的文字語言,寫了一道文書,公告由印度至雇士一百二十七省的猶太人、御史大臣、各省省長及首長。

10.摩爾德開遂以薛西斯王的名義,寫了這道文書,蓋上君王的玉印,然後派遣驛使,騎著御裏的駿馬,傳遞文書。

11.文書上載著:君王恩准在各城市的猶太人,有團結自衛的權利,也准許他們破壞、殺害、消滅那些侵害他們的各族和各省的軍民,也可殺他們的婦孺,搶奪他們的財產;

12.且應在十二月「阿達爾」月十三日那一天,在薛西斯帝國各省內開始生效。

補錄戊

1.    諭文如下:「薛西斯大王致候由印度至厄提約丕雅一百二十七省省長,並忠於朕之官員

2.    查有多人,恩主愈加之高官厚祿,其人反而愈妄自尊大,不僅企圖危害朕之所屬為滿足,進而圖謀推倒其恩主。

3.    彼等不惟將知恩報愛之義由人間抹殺,且更與無知之輩,驕矜自大,對常鑒臨萬物,嫉惡如仇至公義之天主,自以為可以逃避。

4.    彼等多居顯位,屢受公卿友朋妄言之煽惑,而共謀傾流無辜者之血,因而陷於不可挽救之禍殃:

5.    彼等利用乖戾欺詐之計謀,迷惑忠貞純良之公卿。

6.    此處無須引證留傳於我儕之古籍,爾輩考察此輩惡劣掌權者所做敗德惡行,即可知曉。

7.    是以為防患於未然,使帝國免於禍亂,人人得享安樂,

8.    朕不復妄聽讒言,務以正義裁判,處斷呈遞於朕之案件。

9.    今哈默大達之子,馬其頓人哈曼,實非波斯血統,本不堪朕之寬仁,然朕仍收為客卿,

10.親歷朕各族所有之優惠,竟被尊稱為父,受萬民敬禮,位居帝座之次。

11.今高官厚祿,而心猶不足,竟欲奪朕位,害朕命,

12.更千方百計,企圖將朕之救命恩主摩爾德開,並朕之無辜后妃艾斯德爾,與其全族上下,予以消滅。

13.如此,欲乘朕之孤立,交波斯帝國於馬其頓人。

14.然據朕察知,此敗類欲消滅之猶太人,原非作惡歹徒,實乃奉公守法之民,

15.彼等乃賜朕與朕祖國昌盛之至高至大,永生天主之子民。

16.是以爾輩不宜履行哈默大達之子哈曼頒發之文書,因其撰者與全家已懸首於穌撒門前矣!此乃主宰萬物者天主使其得此報應。

17.因此,是項文告,爾輩應四處公佈,准猶太人遵守其固有之法律,且應在擇定迫害彼等之日,即「阿達爾」十二月十三日,協助彼等敵抗殺害彼等之人。

18.蓋主宰萬物者天主,已將此消滅選民之日化為喜樂之日。

19.是以於爾輩之慶節中,也應隆重慶祝此紀念日,使現今與未來皆慶祝朕與親善波斯者之勝利,但為圖謀害朕之輩,乃滅亡之紀念日。

20.凡不履行此命令之城市或區域,應毫不留情,一律火焚刀斬,使此城區非但人跡不至,即鳥獸也視為畏途,直達永遠。」

21.這道文書應視為法律,公佈在各省內,通告各民族一律遵守,好使猶太人準備在這一天,可向自己的敵人復仇。

22.驛使迫於君令,騎著御馬,火速出發。這諭文同時也在穌撒禁城公佈。

23.摩爾德開於是拜別君王出來,身穿紫白相間的御袍,戴著大金冠,披著純白和朱紅的氅衣。此時穌撒城歡欣雀躍。

24.猶太人終於得到了光明、喜樂、幸福和榮耀。

25.在各省各城中,凡是君令、上諭所到之處,猶太人無不歡欣雀躍,休假宴飲;各地的異民有許多人因為害怕猶太人,而入了猶太籍。

第九章  

1.    十二月,「阿達爾」月十三日,是該執行君令和上諭的那一天,也是猶太人的敵人原想殲滅猶太人的日期,卻變成了猶太人制服敵人的日子。

2.    住在薛西斯王各省各城的猶太人,都聚集起來,動手致打那些想謀害他們的人,但沒有一個人能敵擋他們,因為所有人民都害怕他們。

3.    各省的首長,御史大臣和省長,以及為君王服務的人,都擁護猶太人,因為害怕摩爾德開。

4.    的確,摩爾德開在王宮裏已掌大權,聲譽傳遍各省,而摩爾德開的權力越來越大。

5.    這樣猶太人就用刀屠殺,消滅了一切敵人,任意對待了仇恨他們的人;

6.    只在穌撒禁城,猶太人就殺死了五百人,

7.    也殺了帕商大達、達耳豐、阿斯帕達、

8.    頗辣達、阿達里雅、阿黎大達、

9.    帕瑪市達、阿黎賽、阿黎待與耶匝達,

10.即哈默大達的兒子,猶太人的仇人哈曼的十個兒子,但沒有下手搶奪財物。

11.當天,君王就知道了在穌撒禁城內殺死的人數。

12.王對艾斯德爾后說:「在穌撒禁城內,猶太人已殺死五百人和哈曼的十個兒子,在帝國其他各省內,他們更將做出何事?如今你還請求什麼,我必賜給你;你還要求什麼,我都必履行。」

13.艾斯德爾答說:「如蒙大王賜恩,請恩准住在穌撒的猶太人,明天也照今天的法律行事,把哈曼的十個兒子懸在刑架上。」

14.王就下令照辦。於是在穌撒發出了一道諭旨,要把哈曼的十個兒子懸在刑架上。

15.在「阿達爾」月十四日那一天,住在穌撒的猶太人又集合起來,在那裏擊殺了三百人,但沒有下手搶奪財物。

16.住在君王各省的其他猶太人,也聚集起來保衛自己,擺脫敵人的侵害,把他們的七萬五千仇人殺死,但沒有下手搶奪財物。

17.這是「阿達爾」月十三日的事;十四日那天,他們安息,舉行慶功的歡宴。

18.住在穌撒的猶太人,因為在十三十四日聚集復仇,便於十五日安息,舉行慶功的歡宴。

19.從此以後,那些住在村莊的猶太鄉民,奉「阿達爾」月十四日為慶日,歡宴慶祝,互送禮物;但居住在城市的猶太人卻以「阿達爾」月十五日為慶日,互送禮物。

20.摩爾德開於是將這些事記錄下來,並向薛西斯王各省遠近的猶太人頒發文書,

21.通告他們應每年慶祝「阿達爾」月十四十五兩天,

22.因為這兩天是猶太人徹底擺脫仇敵的日子,而這一月為他們是化憂為喜,化凶為吉的一月,因此該以歡宴慶祝這兩天,互贈禮物,救濟窮困。

23.猶太人便把已開始舉行的和摩爾德開給他們規定的事,奉為永遠當守的盛典。

24.原來,阿加格人哈默大達的兒子哈曼,那全猶太人的仇人曾蓄意加害猶太人,要將他們滅絕,就抽出「普爾」即籤,來擇定剷除殲滅他們的日子。

25.但是君王一洞悉此事,便下諭令說:「哈曼加害猶太人想出來的陰謀,應加在他自己頭上!」就判處他和他的兒子們懸在刑架上。

26.從此,人就援用「普爾」一名,稱這兩天為「普陵節」。依照這文書記載的,和他們有關此事親身看見及經歷的一切,

27.猶太人便給自己,給自己的子孫,給一切加入他們集會的人,規定了「每年該照規定依時慶祝這兩天」為不可更改的法律;

28.世世代代,家家戶戶,各省各城,應紀念和慶祝這兩天;猶太人決不可廢除這兩天的「普陵節」,他們的子孫也決不可忘掉這慶節。

29.阿彼海耳的女兒艾斯德爾后與猶太人摩爾德開,又以全權再度寫了一道核准「普陵節」的文書。

30.然後把此文書分發給所有住在薛西斯帝國一百二十七省內的猶太人,以平和誠懇的言詞,

31.勸他們遵照猶太人摩爾德開對這「普陵節」所規定的,依時舉行。至於禁食和哀歌的吟詠等禮,則可依照他們自己及自己的後代所規定的去行。

32.從此,艾斯德爾的命令,便成了「普陵節」的規定,並記載於史冊。

第十章

1.    薛西斯王向陸地及各海島的居民徵稅。

2.    他所行偉大英勇的事蹟,以及顯耀摩爾德開的詳細經過,都記載在瑪待和波斯君王的年鑑上。

3.    猶太人摩爾德開,位僅次於薛西斯王,受猶太人的敬重,受他全體同胞的愛戴;他也努力為他的民族謀幸福,關心他的整個種族的安全。

補錄己

1.    摩爾德開說:「這一切都是天主一手完成的:

2.    對這一切,我還記得我作的夢,果然都一一應驗了:

3.    那變成大河的小泉,其上照耀著像太陽的曙光,和凶湧的水,?艾斯德爾就是這大河,君王娶了她,立為王后;

4.    那兩條巨龍,便是我和哈曼;

5.    萬民就是那些團結起來,要剷除猶太人 名號的群眾;

6.    我的民族,就是以色列,他們向天主哀號,而獲得了救援;上主救了他的百姓,上主使我們脫離了這一切禍患,天主在萬民中做了空前未有的奇蹟和偉業。

7.    因此,天主制定了兩籤:一籤為天主的百姓,一籤為其他的民族。

8.    這兩籤在天主為萬民所指定的時日,出現在天主前;

9.    天主想起了他的民族,保護了他的家業。

10.「阿達爾」在月的十四十五兩天,為他們將成為以色列民族中,世世代代,永遠天主台前歡聚喜樂的慶辰。仆托肋米與克婁帕特辣執政第四年,自稱為司祭兼肋未人的多息太,與他的兒子仆肋米帶來了上述「普陵節」的紀錄,他們肯定這紀錄是真實可信的,並且說是耶路撒冷居民中的仆托肋米的兒子里息瑪苛翻譯的。

@

[艾斯德爾傳完]